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八月桂花香 the Fragrance of Sweet Olive Tree


農曆的八月,是桂花滿開飄香的季節。

小鬆在兩千年的國曆八月八日走進我的生活。在她化作天使後,我們將決定將她種在桂花樹下。

家附近的公園,沿著池塘種滿了桂花樹。以前牽著老憂散步時,我時時提醒他:「憂啊,桂花開了耶,有沒有很香?」老憂散步時,總是習慣低著頭到處聞,到處做記號。我常在想,如果他有一天走丟了,會不會自己尋著這記號找到回家的路?

第一次知道桂花,是小時候看的連續劇「八月桂花香」,商人胡雪巖的故事。聽說跟史實相去甚遠。也忘了小時候為何會愛這連續劇,後來卻只記得因此認識了桂花,因而愛上了桂花簡單的香氣。

後來嘗試在家裡種過幾次桂花都失敗,心想,桂花不是隨手可得的嗎?怎麼會如此難以栽種?懂花草的朋友說:「桂花得在陽光充足的戶外自然生長,不是那種嬌生慣養的植物。」
是啊,因為容易在戶外生長,我才得以在念書時,在一大早去上課的途中,或是補完習回家的夜裡,不經意地聞到桂花的香氣。我才得以在公園、在住家的山坡路上,聞到跟我童年記憶重疊的香氣。不管在何時,只要聞到桂花的清香,就有種寧靜與安心感。

因為總是會突然想起這和我共同成長的桂花香,我捨棄了將小鬆的骨灰種在玫瑰花下的念頭,而決定將她種在這株矮矮胖胖小小的桂花樹下。

賣花的人說,這桂花,只要種超過十年,就會四季飄香了。

我們選了和去年小憂的茉莉花一模一樣的白色紋路花盆,細心移植栽種。
小路不知是懂還是不懂,一下子就跳到花盆旁邊又親又聞,然後安心地躺在旁邊。

我們和小鬆的桂花約定,就這樣種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