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這本書不該絕版!!!

安琪拉的灰燼-立體書封

1997年普立茲傳記文學獎頒給了一位年過60的退休老師法蘭克.麥考特寫的《安琪拉的灰燼》,內容寫得是他4歲後隨父母搬回愛爾蘭利默里克貧民窟的悲慘童年故事。那一年我剛進出版界。聽說有這本書時,拜託了在美國的譯者朋友上亞馬遜網路書店查資料,結果他在美國時間,台灣的半夜,傳真了十幾頁讀者好評來給我。這本書,靠著口碑,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第一名,創下在榜首長達117週的紀錄。
一開始時,我也像很多人一樣,想著誰會對遙遠的愛爾蘭悲慘童年感興趣?沒想到一翻開書就欲罷不能。我們跨過國界,抵達了法蘭克居住的永遠濕答答的城市。母親安琪拉忙著張羅生活,照顧一個又一個出生的小孩。父親老是喝酒丟工作,只要一喝了酒,就會唱著凱文.巴里的歌,半夜把孩子一個個叫起來要他們答應願意為愛爾蘭而死。聖誕節前,安琪拉帶著他們去排隊領聖誕大餐,結果沒有鵝、沒有火腿,只有一顆豬頭。豬頭用報紙包起來,法蘭克一路抱著,沒想到走過幾條街,整個報紙都破了,每個人都能看到豬頭了。法蘭克寫著:「我為它難過,因為它死了,而且大家都在嘲笑它。我的妹妹跟兩個弟弟也都死了,可是如果有人敢嘲笑他們,我會用石頭打他們。」
就這樣,《安琪拉的灰燼》因為法蘭克.麥考特獨樹一格的寫作風格,讓他不只在19歲時從愛爾蘭搭船抵達了美國,更讓他在67歲時,把自己的故事帶到了全世界,包括台灣。1998年,台灣的中文版出版後,立刻登上了暢銷書排行榜。之後這本書又改編拍成電影《天使的孩子》。
後來,我真的認識了一個愛爾蘭人,而且還是住在利默里克。那人就是向達倫!我跟他說:「我希望有一天能去利默里克看看,因為那也是《安琪拉的灰燼》作者法蘭克.麥考特的故鄉。」2008年的春天,在復活節之後,愛爾蘭不會一天到晚下雨的時節,我終於如願以償。有一天, 向達倫特別帶我們花了一個下午,跟一位愛爾蘭老先生走了一趟《安琪拉的灰燼》的觀光散步行程。一路,他領著我們走到書中的場景,說著書中的故事。我想像法蘭克和他的弟弟妹妹們在這裡的生活。想像著法蘭克19歲時,即將搭船離開這裡前,只要放假的日子,就會在利默里克到處亂轉,走在那些他曾經住過的地方,風車街、哈茨東具街、羅登巷、羅斯布萊恩路、小貝林頓街。他寫著:「我想讓利默里克的一草一木都銘刻在我的腦海裡,以防我真的不再回來了。」導覽行程結束後,導遊笑著跟我們說,法蘭克.麥考特一聽說有這個觀光散步行程時,很快就親自來聽他說故事遊走了一趟。連法蘭克自己都聽得津津有味呢。
好幾年前的美國紐約BEA書展,我在藍燈書屋的攤位開會時,法蘭克.麥考特剛好經過,好多編輯和版權人員都興奮地停下來說:「是法蘭克.麥考特耶!」我害羞地遠遠看著他,不敢過去打招呼,因而錯失這生唯一和他說上話的機會。

Frank McCourt-行銷用照片  
《安琪拉的灰燼》作者: 法蘭克.麥考特 Frank McCourt
《安琪拉的灰燼》在2017年,出版滿20週年,到現在還是亞馬遜網路書店愛爾蘭傳記類排行榜的榜首。而這本書的繁體字中文版在前幾年絕版了。每當想起愛爾蘭時,我總會想起這本書,想起法蘭克和他弟弟馬拉基穿著他們父親用輪胎補的鞋底啪搭啪搭地走過街道 、一間又一間酒吧詢問有沒有一個喝醉唱著凱文.巴里的歌的人、哭的時候說是膀胱長到眼睛附近……很多人問我說:「什麼樣的書會讓我覺得非出版不可?」我常說:「就是那種你看了之後,即使過了很多年,還是會記得書中的故事、場景。那種會讓你念念不忘,覺得無法取代的書。」
不久前,我們在進行內部編輯行銷會議時,我靜靜地聽著第一次閱讀這本書的編輯和行銷同事又哭又笑、激動地說著這個故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著說這本書有多精采多好看。聽完他們的分享之後,我慢慢說起了我和這本書二十年來的緣份,然後我說:「現在你們知道這本書為什麼不該絕版了吧!」

靜君簽名  
愛米粒出版社
《安琪拉的灰燼》觀光散步行程
https://www.irishtourism.com/exhibits-tours-in-ireland/angela-s-ashes-walking-tour-of-limerick-/2788

我的跑步生活記錄

{2011}

2011/12/18 台北富邦路跑: 9 K (01:13:22) 第一次參加路跑!

{2012}

2012/04/29 Nike女子路跑:10K (01:14:41)
2012/05/12 Puma 螢光夜跑:12.5 K (01:39:48)
2012/09/08 Marathon du Medoc: 42.195K (07:03:30) 第一次參加全馬!
2012/12/14 台北富邦:21K (02:59:31) 第一次參加半馬!

{2013}

2013/03/17 台南古都馬拉松:21K (02:47:40)
2013/07/13 『台北至善盃』光橋夜跑:21K (02:57:11)
2013/09/29  火燒島全國馬拉松: 42.195K (06:18:51)
2013/11/09  新竹國際馬拉松: 21K (02:26:00)
2013/12/15 台北馬拉松:42.195 K (05:18:19)
2013/12/22  集集鄉村音樂馬拉松:21K (02:31)

{2014}

2014/01/04 泰雅馬拉松:21K (02:29)
2014/01/12 金門:21K (02:19)
2014/02/23 東京馬拉松:42.195K (04:49:50)
2014/03/09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42.195K (04:43:39)
2014/03/29 台東鹿野:21K
2014/04/27 花蓮七星潭:21K
2014/05/17 金城桐花:21K
2014/10/26 貓空:21K
2014/11/22 新北水岸星光馬拉松:21K
2014/12/06 烏來重量杯:21K 
2014/12/21 臺北富邦:42.195K 

{2017}

2017/03/26 香魚馬拉松:42.195 K  (不小心跑了47.56K!) 花了七小時......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漫畫原來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一本書,從無到有,從選書買版權到翻譯到編輯到書名到設計到行銷,從一本書原本的故事,到產生這本書的故事。是一個又一個。
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的特約編輯雅雯跟我說要找顏一立設計封面,我只是點點頭,但另一方面想的是,一立真的會接我們的case嗎?主要是愛米粒剛成立時,透過大田出版社的推薦找了一立設計,封面調整了幾次,因為溝通上有了些瑕疵,我們就再也沒有合作過。沒想到這次人在日本的他說:「我要跟愛米粒和解啦。」就這樣,展開了愛米粒一邊「折磨」他,一邊與他和解的過程。我笑說雖說是「折磨」,其實用意是希望「一起成長」。透過封面設計的過程,每每覺得自己和設計更了解這書的核心價值,也更了解作者要說的故事。我們要怎麼透過這本書的封面設計和文案,讓讀者很容易的就知道作者要表達的想法呢?喔,你問我這封面設計過幾版喔?絕對超過十種。那有沒有二十種?嗯嗯嗯,問問一立好了,我這次給他的配合和設計打100分。
封面難產了很久,磨了很久之後,終於順利完成,然後接下來就沒問題了嗎?書的內頁有8頁的彩色頁,是講色彩的。沒想到中國簡體版,竟然直接印黑白!?結果我們在印刷廠來來回回花了三天才搞定。首先是紙張的選擇,從一開始為了搭配黑白頁米漫用紙,我們挑了米道,後來又用了模造試印,到最後選擇了白色道林。但顏色還是誤差很大,藍色就是變成了紫色,重新發給內頁美編改檔,然後再度進廠印刷。
書一印好,大家的反應都是,這本書好漂亮,好好看。一張書封,另外半台8頁的彩頁,花了我們超過半個月的時間修改調整。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希望這本經典的作品被看見。
你看見這隱藏在漫畫裡的藝術了嗎?你看見隱藏在編輯世界裡的故事了嗎?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出版不會是夕陽工業

最近,常有朋友跟我提到「熱情」這件事。然後我開始很認真地問自己這個問題。上個週末,我看了「校閱女孩」。「啟航吧,編舟計畫」+「重版出來」+「校閱女孩」,可以說是出版熱血三部曲。
而我對人生對工作的熱情和夢想是什麼呢?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在位於現在桃園「小人國主題樂園」附近經營養鴨場的親戚家住了一陣子。那時大人在聊著養鴨生活的種種不易,我在旁邊聽了以後,說了:「原來是夕陽工業啊。」大人驚訝著問我說知道「什麼是夕陽工業?」長大了以後,經歷了很多的科技革命。因為網路,我最鍾愛的唱片業、電影媒體和出版業,都受到相當大的衝擊。紙本書,在10年前電子書出現時,被預言了即將走入歷史,10年後,我們還在閱讀著紙本書。但,紙本書的未來還是讓人憂慮。書店,不能只是書店,它結合了精品百貨、咖啡餐飲或閱讀沙龍。而紙本書似乎漸漸走向精品化了。生活已經不能缺少網路世界的自己,一直在思考的是,怎麼把自己的夢想轉化成更大的熱情與動力,繼續往前走。
記得2012年時,我在台北和韓國的夢想實踐者金壽映見了面,為了「夢想全景圖計畫」她走訪了25個國家,訪問了超過365個人的夢想,其中一位台灣的受訪者,收錄在她的《#你的夢想是什麼》。後來她又寫了一本《#沒試100次,別說你有夢想!》裡面我最心有戚戚焉的是提到「熱忱是才華的糧食」。她寫到:「很多人走的不是適合自己的路,而是被安排的路。」想想,你最享受,最能激發你的熱忱的事情是什麼吧!還不知道的人,可以使用這書中附錄的《#夢想練習本》或是愛米粒的另一本書《#發掘你的天賦,活出自己》。那年金壽映跟我說,她唯一的困擾,就是總是遇不到對的人。我看著眼前這位美麗追逐夢想的女子,心想,有一天,會遇見的。果然,去年十二月,她和她的王子結婚了。她真的是個很勵志的一個人!
出版絕對不會是夕陽工業,而是有時得轉個彎,換條路走走看。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飛越與台灣最遙遠距離的國家遇見漫畫

夜裡做了一個夢,夢到《#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的新書活動,請了三個有名的作家朋友來幫忙介紹,但參加的讀者很冷淡,結果活動還剩30分鐘,大家就講不下去了。我索性拿起麥克風說,既然還有時間,我就來說說我跟漫畫有關的童年吧。

小時候,家裡有一千多本(夢中的數字,實際數字要跟阿哥核對)漫畫,成了同學羨慕的對象。阿哥都會到附近的書店買新的漫畫,每週我們期待著《週刊少年》的出刊。只要是星期三的半天課,同學就會問說「可以到妳家看漫畫嗎?」,就這樣,有的人走路有的人騎腳踏車,跟我回到位於中和一樓的家,然後大家興奮地挑著漫畫,帶著漫畫到附近的小山丘,大家在樹下專心看著書。家裡的漫畫看不夠,我還成了附近漫畫出租店的常客,老闆只要有新的漫畫就會跟我說,那個年代沒有手機沒有網路,唯一的辦法就是三不五時就繞到店裡晃晃。有時老闆在路上看到我,就會大喊「有新的漫畫到囉唷。」記得看《#玉女英豪》時,我蓋住棉被窩在裡面看。阿母喊我吃晚餐看沒回應,就火大掀開棉被,結果看到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覺得我誇張地好笑。說到這裡,30分鐘結束,結果主持人說,沒想到妳的漫畫故事還挺多的,30分鐘都講不完

醒來後,我有點驚嚇。一個是夢中的那30分鐘童年故事,竟然是我真實的故事!另一個是出書壓力真的很大......
這本《漫畫原來要這樣看》,是我在與台灣距離最遠的國家阿根廷發現的。一年前,阿根廷的朋友孔蘇菲(《#木偶奇遇記》的插畫家),是當地很知名的插畫家以及圖書設計師,她跟我聊到了這本書,不看漫畫的她,對這本書讚不絕口,說這是一本對她的設計以及影像視覺概念幫助很大的書。我隨意翻開來看,非常驚訝我竟然沒在台灣看過這樣的書。回到台灣一查版權,這本1993年在美國出版的書,全世界翻譯暢銷超過20年,足跡卻從沒抵達過台灣。就這樣,我又突破了我人生的出版履歷,從漫畫散文到圖像小說,現在要出版一本講漫畫的書。《漫畫原來要這樣看》,不只教你怎麼怎麼看漫畫,更是打開我們的視覺感官,理解隱藏在漫畫中看不到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