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茉莉花的希望 ---- 給小憂

那夜,我走進松本的爵士酒吧Eonta,而我存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