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這本書不該絕版!!!

安琪拉的灰燼-立體書封

1997年普立茲傳記文學獎頒給了一位年過60的退休老師法蘭克.麥考特寫的《安琪拉的灰燼》,內容寫得是他4歲後隨父母搬回愛爾蘭利默里克貧民窟的悲慘童年故事。那一年我剛進出版界。聽說有這本書時,拜託了在美國的譯者朋友上亞馬遜網路書店查資料,結果他在美國時間,台灣的半夜,傳真了十幾頁讀者好評來給我。這本書,靠著口碑,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第一名,創下在榜首長達117週的紀錄。
一開始時,我也像很多人一樣,想著誰會對遙遠的愛爾蘭悲慘童年感興趣?沒想到一翻開書就欲罷不能。我們跨過國界,抵達了法蘭克居住的永遠濕答答的城市。母親安琪拉忙著張羅生活,照顧一個又一個出生的小孩。父親老是喝酒丟工作,只要一喝了酒,就會唱著凱文.巴里的歌,半夜把孩子一個個叫起來要他們答應願意為愛爾蘭而死。聖誕節前,安琪拉帶著他們去排隊領聖誕大餐,結果沒有鵝、沒有火腿,只有一顆豬頭。豬頭用報紙包起來,法蘭克一路抱著,沒想到走過幾條街,整個報紙都破了,每個人都能看到豬頭了。法蘭克寫著:「我為它難過,因為它死了,而且大家都在嘲笑它。我的妹妹跟兩個弟弟也都死了,可是如果有人敢嘲笑他們,我會用石頭打他們。」
就這樣,《安琪拉的灰燼》因為法蘭克.麥考特獨樹一格的寫作風格,讓他不只在19歲時從愛爾蘭搭船抵達了美國,更讓他在67歲時,把自己的故事帶到了全世界,包括台灣。1998年,台灣的中文版出版後,立刻登上了暢銷書排行榜。之後這本書又改編拍成電影《天使的孩子》。
後來,我真的認識了一個愛爾蘭人,而且還是住在利默里克。那人就是向達倫!我跟他說:「我希望有一天能去利默里克看看,因為那也是《安琪拉的灰燼》作者法蘭克.麥考特的故鄉。」2008年的春天,在復活節之後,愛爾蘭不會一天到晚下雨的時節,我終於如願以償。有一天, 向達倫特別帶我們花了一個下午,跟一位愛爾蘭老先生走了一趟《安琪拉的灰燼》的觀光散步行程。一路,他領著我們走到書中的場景,說著書中的故事。我想像法蘭克和他的弟弟妹妹們在這裡的生活。想像著法蘭克19歲時,即將搭船離開這裡前,只要放假的日子,就會在利默里克到處亂轉,走在那些他曾經住過的地方,風車街、哈茨東具街、羅登巷、羅斯布萊恩路、小貝林頓街。他寫著:「我想讓利默里克的一草一木都銘刻在我的腦海裡,以防我真的不再回來了。」導覽行程結束後,導遊笑著跟我們說,法蘭克.麥考特一聽說有這個觀光散步行程時,很快就親自來聽他說故事遊走了一趟。連法蘭克自己都聽得津津有味呢。
好幾年前的美國紐約BEA書展,我在藍燈書屋的攤位開會時,法蘭克.麥考特剛好經過,好多編輯和版權人員都興奮地停下來說:「是法蘭克.麥考特耶!」我害羞地遠遠看著他,不敢過去打招呼,因而錯失這生唯一和他說上話的機會。

Frank McCourt-行銷用照片  
《安琪拉的灰燼》作者: 法蘭克.麥考特 Frank McCourt
《安琪拉的灰燼》在2017年,出版滿20週年,到現在還是亞馬遜網路書店愛爾蘭傳記類排行榜的榜首。而這本書的繁體字中文版在前幾年絕版了。每當想起愛爾蘭時,我總會想起這本書,想起法蘭克和他弟弟馬拉基穿著他們父親用輪胎補的鞋底啪搭啪搭地走過街道 、一間又一間酒吧詢問有沒有一個喝醉唱著凱文.巴里的歌的人、哭的時候說是膀胱長到眼睛附近……很多人問我說:「什麼樣的書會讓我覺得非出版不可?」我常說:「就是那種你看了之後,即使過了很多年,還是會記得書中的故事、場景。那種會讓你念念不忘,覺得無法取代的書。」
不久前,我們在進行內部編輯行銷會議時,我靜靜地聽著第一次閱讀這本書的編輯和行銷同事又哭又笑、激動地說著這個故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著說這本書有多精采多好看。聽完他們的分享之後,我慢慢說起了我和這本書二十年來的緣份,然後我說:「現在你們知道這本書為什麼不該絕版了吧!」

靜君簽名  
愛米粒出版社
《安琪拉的灰燼》觀光散步行程
https://www.irishtourism.com/exhibits-tours-in-ireland/angela-s-ashes-walking-tour-of-limerick-/2788

我的跑步生活記錄

{2011}

2011/12/18 台北富邦路跑: 9 K (01:13:22) 第一次參加路跑!

{2012}

2012/04/29 Nike女子路跑:10K (01:14:41)
2012/05/12 Puma 螢光夜跑:12.5 K (01:39:48)
2012/09/08 Marathon du Medoc: 42.195K (07:03:30) 第一次參加全馬!
2012/12/14 台北富邦:21K (02:59:31) 第一次參加半馬!

{2013}

2013/03/17 台南古都馬拉松:21K (02:47:40)
2013/07/13 『台北至善盃』光橋夜跑:21K (02:57:11)
2013/09/29  火燒島全國馬拉松: 42.195K (06:18:51)
2013/11/09  新竹國際馬拉松: 21K (02:26:00)
2013/12/15 台北馬拉松:42.195 K (05:18:19)
2013/12/22  集集鄉村音樂馬拉松:21K (02:31)

{2014}

2014/01/04 泰雅馬拉松:21K (02:29)
2014/01/12 金門:21K (02:19)
2014/02/23 東京馬拉松:42.195K (04:49:50)
2014/03/09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42.195K (04:43:39)
2014/03/29 台東鹿野:21K
2014/04/27 花蓮七星潭:21K
2014/05/17 金城桐花:21K
2014/10/26 貓空:21K
2014/11/22 新北水岸星光馬拉松:21K
2014/12/06 烏來重量杯:21K 
2014/12/21 臺北富邦:42.195K 

{2017}

2017/03/26 香魚馬拉松:42.195 K  (不小心跑了47.56K!) 花了七小時......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漫畫原來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一本書,從無到有,從選書買版權到翻譯到編輯到書名到設計到行銷,從一本書原本的故事,到產生這本書的故事。是一個又一個。
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的特約編輯雅雯跟我說要找顏一立設計封面,我只是點點頭,但另一方面想的是,一立真的會接我們的case嗎?主要是愛米粒剛成立時,透過大田出版社的推薦找了一立設計,封面調整了幾次,因為溝通上有了些瑕疵,我們就再也沒有合作過。沒想到這次人在日本的他說:「我要跟愛米粒和解啦。」就這樣,展開了愛米粒一邊「折磨」他,一邊與他和解的過程。我笑說雖說是「折磨」,其實用意是希望「一起成長」。透過封面設計的過程,每每覺得自己和設計更了解這書的核心價值,也更了解作者要說的故事。我們要怎麼透過這本書的封面設計和文案,讓讀者很容易的就知道作者要表達的想法呢?喔,你問我這封面設計過幾版喔?絕對超過十種。那有沒有二十種?嗯嗯嗯,問問一立好了,我這次給他的配合和設計打100分。
封面難產了很久,磨了很久之後,終於順利完成,然後接下來就沒問題了嗎?書的內頁有8頁的彩色頁,是講色彩的。沒想到中國簡體版,竟然直接印黑白!?結果我們在印刷廠來來回回花了三天才搞定。首先是紙張的選擇,從一開始為了搭配黑白頁米漫用紙,我們挑了米道,後來又用了模造試印,到最後選擇了白色道林。但顏色還是誤差很大,藍色就是變成了紫色,重新發給內頁美編改檔,然後再度進廠印刷。
書一印好,大家的反應都是,這本書好漂亮,好好看。一張書封,另外半台8頁的彩頁,花了我們超過半個月的時間修改調整。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希望這本經典的作品被看見。
你看見這隱藏在漫畫裡的藝術了嗎?你看見隱藏在編輯世界裡的故事了嗎?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出版不會是夕陽工業

最近,常有朋友跟我提到「熱情」這件事。然後我開始很認真地問自己這個問題。上個週末,我看了「校閱女孩」。「啟航吧,編舟計畫」+「重版出來」+「校閱女孩」,可以說是出版熱血三部曲。
而我對人生對工作的熱情和夢想是什麼呢?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在位於現在桃園「小人國主題樂園」附近經營養鴨場的親戚家住了一陣子。那時大人在聊著養鴨生活的種種不易,我在旁邊聽了以後,說了:「原來是夕陽工業啊。」大人驚訝著問我說知道「什麼是夕陽工業?」長大了以後,經歷了很多的科技革命。因為網路,我最鍾愛的唱片業、電影媒體和出版業,都受到相當大的衝擊。紙本書,在10年前電子書出現時,被預言了即將走入歷史,10年後,我們還在閱讀著紙本書。但,紙本書的未來還是讓人憂慮。書店,不能只是書店,它結合了精品百貨、咖啡餐飲或閱讀沙龍。而紙本書似乎漸漸走向精品化了。生活已經不能缺少網路世界的自己,一直在思考的是,怎麼把自己的夢想轉化成更大的熱情與動力,繼續往前走。
記得2012年時,我在台北和韓國的夢想實踐者金壽映見了面,為了「夢想全景圖計畫」她走訪了25個國家,訪問了超過365個人的夢想,其中一位台灣的受訪者,收錄在她的《#你的夢想是什麼》。後來她又寫了一本《#沒試100次,別說你有夢想!》裡面我最心有戚戚焉的是提到「熱忱是才華的糧食」。她寫到:「很多人走的不是適合自己的路,而是被安排的路。」想想,你最享受,最能激發你的熱忱的事情是什麼吧!還不知道的人,可以使用這書中附錄的《#夢想練習本》或是愛米粒的另一本書《#發掘你的天賦,活出自己》。那年金壽映跟我說,她唯一的困擾,就是總是遇不到對的人。我看著眼前這位美麗追逐夢想的女子,心想,有一天,會遇見的。果然,去年十二月,她和她的王子結婚了。她真的是個很勵志的一個人!
出版絕對不會是夕陽工業,而是有時得轉個彎,換條路走走看。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飛越與台灣最遙遠距離的國家遇見漫畫

夜裡做了一個夢,夢到《#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的新書活動,請了三個有名的作家朋友來幫忙介紹,但參加的讀者很冷淡,結果活動還剩30分鐘,大家就講不下去了。我索性拿起麥克風說,既然還有時間,我就來說說我跟漫畫有關的童年吧。

小時候,家裡有一千多本(夢中的數字,實際數字要跟阿哥核對)漫畫,成了同學羨慕的對象。阿哥都會到附近的書店買新的漫畫,每週我們期待著《週刊少年》的出刊。只要是星期三的半天課,同學就會問說「可以到妳家看漫畫嗎?」,就這樣,有的人走路有的人騎腳踏車,跟我回到位於中和一樓的家,然後大家興奮地挑著漫畫,帶著漫畫到附近的小山丘,大家在樹下專心看著書。家裡的漫畫看不夠,我還成了附近漫畫出租店的常客,老闆只要有新的漫畫就會跟我說,那個年代沒有手機沒有網路,唯一的辦法就是三不五時就繞到店裡晃晃。有時老闆在路上看到我,就會大喊「有新的漫畫到囉唷。」記得看《#玉女英豪》時,我蓋住棉被窩在裡面看。阿母喊我吃晚餐看沒回應,就火大掀開棉被,結果看到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覺得我誇張地好笑。說到這裡,30分鐘結束,結果主持人說,沒想到妳的漫畫故事還挺多的,30分鐘都講不完

醒來後,我有點驚嚇。一個是夢中的那30分鐘童年故事,竟然是我真實的故事!另一個是出書壓力真的很大......
這本《漫畫原來要這樣看》,是我在與台灣距離最遠的國家阿根廷發現的。一年前,阿根廷的朋友孔蘇菲(《#木偶奇遇記》的插畫家),是當地很知名的插畫家以及圖書設計師,她跟我聊到了這本書,不看漫畫的她,對這本書讚不絕口,說這是一本對她的設計以及影像視覺概念幫助很大的書。我隨意翻開來看,非常驚訝我竟然沒在台灣看過這樣的書。回到台灣一查版權,這本1993年在美國出版的書,全世界翻譯暢銷超過20年,足跡卻從沒抵達過台灣。就這樣,我又突破了我人生的出版履歷,從漫畫散文到圖像小說,現在要出版一本講漫畫的書。《漫畫原來要這樣看》,不只教你怎麼怎麼看漫畫,更是打開我們的視覺感官,理解隱藏在漫畫中看不到的藝術。





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暢銷書背後的故事PARTII


七月底我走訪了很多通路,說了很多次關於《HQ事件的真相》的故事。關於這本台灣未來的暢銷書,是的,現在很多人一開口就是跟我這樣說:「靜君,關於你們那本九月的暢銷書……」
之前我說過是如何在法蘭克福書展遇到《HQ事件的真相》,現在我還想再多說一點這本書背後的故事。
 去通路會報時,書店店員問了採購:「為什麼法國的八十五歲老出版人,最後會決定將他畢生如此重要的暢銷書授權給當時還在籌備中的愛米粒?」
已經看過書,或是聽過這個故事的人,就會知道,這是一本執著於「寫」或是「出版」暢銷書的故事。也是一本「沉迷於」自己喜歡的「人」或「事」的故事。

2012年12月5日
「Emily,跟妳說一個不好的消息。Fallois老先生聽說已經決定把這書授權給台灣另一家很有歷史的大出版社了。應該明天就會正式公布了。雖然這決定很讓人難過,但,妳已經盡力了。」
那天,我正在國家戲劇院看法國陽光劇團的《未竟之業》。中場休息時,收到法國代理的信,心情沉到谷底。一看完戲,我馬上衝回家寫信給Fallois老先生。是的,從10月8日在法蘭克福書展知道這本書以來,我是第一家跟他聯絡的台灣出版社、第一個發offer的台灣出版社。然後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我寫了信自我介紹,努力書寫十五年編輯經驗的豐功偉業、寫了長長的行銷企劃案、寫了心得報告。並透過法國出版社好友、剛認識的法國書探朋友以及版權公司將我的熱忱傳遞給他。中間得到的消息是:還需要等待因為其他代理還在推薦這本書、因為需要競標、因為愛米粒實在是太新的出版社所以難以決定、因為愛米粒這個出版人太年輕(喔,請問妳幾歲?Fallois先生都稱妳為「女孩」。)喔,還是得再等等,因為妳知道的,現在這書很紅,歐美國家競標都很激烈、喔,還要再等,因為最近Fallois先生實在太忙了,這幾天美國電影公司的人來跟他開會,他要決定電影版權的事……
每當一有進一步的消息,或是針對愛米粒這家公司,或是我個人出版經驗的疑問或疑慮時,我管不了那個時差七小時,都要立即回應,所以我常在夜裡寫起信來或是企劃案。

12月5日半夜
我流著不甘心的眼淚,又寫起了信。除了再強調介紹我自己的出版經驗(但十五年的出版經驗對老人家來說,我根本就還是個小丫頭。)其中,我寫了為何我會決定做出版而不是做其他的事。因為做其他的事,都無法像發掘一本暢銷書時那樣讓我激動興奮。而這就是我持續不斷的出版熱情。當我發現了《HQ事件的真相》時,我那發自內心深處的激動,讓我無法放棄這本書。

12月6日
等不到老人家回音,又怕他公布競標結果,就一切都太晚了。我又趕緊寫了一封信。我說:「我是多麼想把發現這本書的故事,述說出去。我是多麼想把我有多激動熱切想出版的心情,分享出去。我是多麼想把這本書的好,透過我,告訴台灣的媒體通路,告訴台灣的讀者。而如今,如果我沒有機會出版這本書的中文版,我就沒有辦法將我對這本書的熱愛,告訴台灣的讀者。我就沒有辦法將我這幾個月為了爭取這本書的煎熬與流的眼淚,告訴他們。」

12月7日
老先生終於回信了。他說:「Emily,再跟我說說,為什麼我要把書授權給像你這樣新,甚至還只是在籌備中的出版社?」
那天夜裡,我又瘋狂了寫起了信。重新整理了我15年來的出版經驗,與晨星集團的背景優勢等等。同時看過信的書探朋友跟我說:「Emily,我相信也許你能讓頑石點頭的。」

12月10日
星期一。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因為出版社並沒有如預期般,公布競標結果。
等待的過程,喬艾爾狄克又獲得了高中生鞏固爾獎。幾度詢問結果,老先生都說他還在思考。他們說:「Emily,你要有耐心。」我說:「沒問題,我是跑馬拉松的,我有的是耐心。很多暢銷書都是用我的耐心等待出來的。」是的,像是當年湊佳苗的《少女》,我在這本書剛出版就下offer,然後等了一年,後來代理回頭問我還有沒有興趣出版時,我馬上回「當然」。 (我那時在競標《告白》失敗後,一心認為湊佳苗的書在台灣會暢銷,所以在那一年也同時以低預付金簽下了湊佳苗的《贖罪》和《為了N》。請記得,這些都發生在湊佳苗的《告白》在台灣出版之前。)

12月21日
我收到了法國代理的信和法國書探朋友的來電。「Emily,妳創造奇蹟了。妳把可能變成不可能了。老先生決定送妳一個聖誕禮物,就是《HQ事件的真相》的繁體字中文版權!」
同時,我也收到了Fallois老先生發給《HQ事件的真相》全球出版社的信。宣布這本書已經銷售超過五十萬冊。當初我剛開始爭取這本書的時候,HQ在法國銷售剛突破十萬冊,結果經過了三個月,這本書又賣了四十萬冊。
這就是我如何一心一意想簽到暢銷書的故事。很多國外的出版社朋友都很關心愛米粒的發展,當他們知道我即將出版《HQ事件的真相》之後,他們都紛紛說:「恭喜妳!這本書一定會暢銷的。」
我真心希望你們可以翻開這本書的第一頁,開始閱讀,然後你們就會知道這故事是如何像個幽靈一樣擄獲我這出版人的心,讓我非要他不可。

暢銷書背後的故事Part I

HQ事件的真相 COVER BELT  

《HQ事件的真相》。簡單來說這是一本跟暢銷書有關的書,不管是書中的內容或是真實的世界,作家和出版人,都是如此熱切地追求心中的那本超級暢銷書。

2012年10月的法蘭克福書展,是我離開皇冠,成立愛米粒之後,參加的第一個國際書展。書展開始的前天晚上,我在晚餐過後照例去了出版人常聚集的Frankfurter Hof大飯店跟幾個歐美的版權經理喝個小酒聊天。才一坐下來沒多久,就有人跟我說:「Emily,妳一定要去看看一本書,書名是……」我帶著微醺的心情,把長長的一串法文書名抄寫在飯店的餐巾紙上。書展第一天,我抓起那張小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跑去法國的聯合攤位詢問。結果,得到的回應是「Éditions de Fallois這家小出版社怎麼可能來參加書展呢?」我拿到出版社的email地址之後,又匆匆趕赴下一個會議。而接下來的幾天書展,很多歐美編輯朋友看到我就說:「Emily,妳一定要去看看一本書,那書叫做……」,甚至連我去參加《蘿西計畫》的慶祝酒會,都有剛認識的法國書探,跟我聊過之後,就馬上跟我說:「Emily,妳一定要去看看一本書,那本書是……」而在書展期間,甚至有歐美的編輯,放棄書展的其他會議,坐火車衝去巴黎,想要奪得先機拿下版權。而我也在書展期間,趕緊寫信給當初年已85歲的出版人,一個曾經在Gallimard, Hachette和Presses de la cite這法國三大出版社工作過,大家口中的傳奇編輯Fallois先生。
在我尚短的17年編輯經驗裡,我選過一些暢銷文學小說,像是:《哈利波特》、《BJ的單身日記》、《我願意為妳朗讀》、《少年Pi的奇幻漂流》、《Q&A》(貧民百萬富翁)、《然後呢?》、《神祕森林》等等。這裡大部分的書,我都認為有暢銷的可能,但,我一看完書,覺得「這本書一定會超級暢銷!」絕對把握的書,老實說屈指可數。而每每我覺得一定會超級暢銷的書,總是會讓我熱血沸騰,全身顫抖,決心非簽下不可。我人生的第一本這樣的書就是《哈利波特》。而,有幾本讓我激動不已,卻因為種種因素沒能順利簽下的書,我每每在收到通知時,旋即流下了遺憾的眼淚,「因為超級暢銷書跑了!」其中包括《風之影》、《偷書賊》和《別相信任何人》。
《HQ事件的真相》是我繼《別相信任何人》之後,看完激動不已,再度熱血沸騰,因為終於又等到了我心中的暢銷書。
 在書展過後,我收到了Fallois老先生的回應,但,接下來,我接受了長達將近三個月的艱難考驗,才終於獲得老先生的授權。上一本書如此長期折磨我,讓我不屈不撓一定得拿下的書是《哈利波特》。
 我真的很想跟大家分享,這漫長的三個月我是為何常常徹夜未眠又是為何數度淚灑電腦前,而我最後又是如何打動老先生,讓他終於放棄授權給台灣其他大出版社,將這麼重要的畢生代表作授權給當初還在籌備中的愛米粒。但,我想先等大家看過書之後,再來分享。
 今年的台北書展期間,有個西班牙代理打電話到辦公室給我,說想到愛米粒拜訪。他說有一回看到《HQ事件的真相》的全球授權出版社名單,發現裡面幾乎都是國際知名大出版,但,卻有一家他從來沒聽過的小出版社「愛米粒」。他實在太好奇了,去查了我的背景,並決心親自來一探究竟。
 現在,我熱切的希望你們可以跟我一樣閱讀這本書,但,記得,為了避免破壞其他的人閱讀樂趣,「千萬別告訴任何人,到底是誰殺了諾拉!?」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寫給,我的父親。

回家時,在捷運出口看到了往刷卡處頻頻張望的中年男子。
我猜想是等著接小孩回家的父親吧。
這時我意外想起了離開了兩年多的,我的父親。

前一陣子,和小學同學在臉書相遇了。
她留言說記得父親溫柔地接我下課時的情景。
我詫異了。為何我沒有這樣的記憶。
我沒有立即回應,而是去詢問家人,是我的記憶哪裡出了差錯?

和阿姐同是出版人的我們,常被詢問我們是不是出版世家。
我們說:「不是啦,我們是賣菜的女兒。」

小時候,父母在萬大路的中央果菜市場有個小攤子。每天大家才剛入睡沒多久,他們就騎著摩托車去市場批菜。鄰居都叫我父親「賣菜ㄟ。」而我們就是「賣菜ㄟ查某囝。」

父親沒牽過我的手,更沒擁抱過我。
不太會表達情感,一派大男人的他,有陣子總喜歡載著還是小學的我到他常去的小廟聊天閒晃。我不太了解父親的心情,只是嫌惡著廟宇的氛圍,之後便也不再傻傻地跟去了。而坐在騎著野狼125的父親的背後的我,是我與他最親近的時刻和距離。

父親沒送過我禮物,沒祝我生日快樂過,而我也從未跟父親撒過嬌。
在搬離家生活後,常常夢見跟父親有關的夢。夢裡的父親時而嚴厲,時而暴怒,時而悲傷。我往往哭泣著醒來,一次又一次地跟父親道歉。在我的底層裡,期待可以牽起年邁的父親的手,期待可以抱抱他,期待可以像個小女孩一般跟他撒嬌,說說甜言蜜語。但,怎麼樣,都無法鼓起勇氣。

記得父親病危那日,我走在路上大聲哭泣了起來。夢裡的懊悔不捨,成了真實。我多麼希望,我可以早點踏出那一步,面對年老已經柔軟許多的父親,跟他說說好話。如果我可以自在地牽起親友和愛人的手,擁抱他們,為何我無法如此對待,我那唯一的父親。

父親的生命在醫院消失不見的那刻,我聽著家人的哭泣聲,眼淚默默落下。我摸著身體還微微有著溫度的他,問著自己:「為什麼?」如果他無法踏出那一步去擁抱我,為什麼我做不到?

有一年,還在中學念書的我,心血來潮買了一張音樂卡送父親作為生日禮物還是父親節禮物。父親沒說什麼,但每日每夜,總是張開那張卡片放送著音樂。雖然大家嘴裡說吵,但我們心裡明白了父親的想望與脆弱。或許,就是那時開始了我在夢裡與父親的對話,在夢裡期待與父親的和解與擁抱。

我的父親,雖然很不完美,但,卻是唯一。

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Run! Emily, Run!

I do remember the very late night in Tel Aviv.
We a group of friends planned to take the taxi back to Jerusalem.
Most of the fellows jumped into the taxi in a minute. When I found it, I was the only one still in the street. I planned to take the last one, but there were already 4 passengers inside. And then, I heard one male fellow told me out loud, "Run! Emily, Run!." And the next minute, I ran to another taxi and finally safely back to Jerusalem with other fellows.

Last time I went to Tokyo, I crossed the street with an author. The traffic light was changing from green to red. The Japanese author said, "Run!, Emily, Run!"

After I started to run, unexpectedly I got a "runner" image in my friends.
And then, I run, run and run...
When I am tired after work, I run. It makes me forget about the hard time in book sales.
When I am confused at something, I run. It makes me think clearer during the continual running circles.
When I am crying, I run. My tears and sweat combine together.
When my miss is too deeply, I run. It makes me slow down the feeling.
When my heart beats too strong, I run and run. And my heart beating will be stronger to play havoc with my thoughts to think it is because of running.

I run when I hesitated. I run when I am sad. I run when I am happy. That's why I run.

Running is like a man who is always waiting for Godot. No matter how far we run, we will always go back to the start point. Maybe we are waiting for someone. Maybe someone will never come.


2014年1月28日 星期二

おはよう。こんにちは。おやすみ。


「おはよう!」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and welcome the brand new day.


「こんにちは!」
it is a good sunny day.
頑張ろう!
GOGOGO!
お元気になってください。



「おやすみ!」
wish you have a nice dream.

everyday, i live and talk to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