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6日 星期日

我的跑步生活記錄

{2011}

2011/12/18 台北富邦路跑: 9 K (01:13:22) 第一次參加路跑!

{2012}

2012/04/29 Nike女子路跑:10K (01:14:41)
2012/05/12 Puma 螢光夜跑:12.5 K (01:39:48)
2012/09/08 Marathon du Medoc: 42.195K (07:03:30) 第一次參加全馬!
2012/12/14 台北富邦:21K (02:59:31) 第一次參加半馬!

{2013}

2013/03/17 台南古都馬拉松:21K (02:47:40)
2013/07/13 『台北至善盃』光橋夜跑:21K (02:57:11)
2013/09/29  火燒島全國馬拉松: 42.195K (06:18:51)
2013/11/09  新竹國際馬拉松: 21K (02:26:00)
2013/12/15 台北馬拉松:42.195 K (05:18:19)
2013/12/22  集集鄉村音樂馬拉松:21K (02:31:14)

{2014}

2014/01/04 泰雅馬拉松:21K (02:29)
2014/01/12 金門:21K (02:19)
2014/02/23 東京馬拉松:42.195K (04:49:50)
2014/03/09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42.195K (04:43:39)
2014/03/29 台東鹿野:21K (03:34:37)
2014/04/27 花蓮七星潭:21K (02:47:21)
2014/05/17 金城桐花:21K (02:53:19)
2014/10/26 貓空:21K(02:55:02)
2014/11/22 新北水岸星光馬拉松:21K (02:31:39)


{2017}

2017/03/26    香魚馬拉松:42.195 K  (跑錯路線,不小心跑了47.56K!)  花了7小時......
2017/10/08    MUNCHEN MARATHON: 42.195K (06:11:03)
2017/11/04    太魯閣馬拉松: 42.195 K (06:26:32)


{2018}

2018/05/19   台北星光馬拉松: 21.5K (03:02:49)
2018/10/ 28  台北長榮馬拉松:21.095 K (02:55:54)
2018/12/09   台北馬拉松: 42.195K (05:32:05)

{2019}

2019/04/14 貢寮小鎮Book路跑:21K (02:56:57)
2019/10/13  MUNCHEN MARATHON: 21K
2019/11/02  太魯閣馬拉松:42.195K
2019/12/15  台北馬拉松:42.195 K






用更美的封面,說服作者放下堅持──《茉莉人生:我在伊朗長大》封面設計幕後



在北京書展的一個餐會,認識了專門出版漫畫和圖畫書的英國出版社。我提到了最近愛米粒出版的《茉莉人生:我在伊朗長大》,然後把封面秀給他看。他說:「這封面太好看了,而且跟其他國家的封面版本不一樣!但我聽說作者對封面的態度很強硬啊。妳怎麼做到的?」我說:「因為我真的很愛這套書,而且我的態度更強硬。」(笑)

隔了兩天又遇到這個英國出版人,他馬上把我介紹給其他西方國家的編輯,他說:「這位就是說服了作者瑪贊的台灣出版人。」「Emily,快把妳的書封給他們看。」就這樣,台灣愛米粒版的《茉莉人生》在西方的漫畫出版圈傳了開來。

後來我在北京書展的法國攤位遇到了這套書的代理Sally,我跟她說了這件事,她笑得很開心。我說:「妳認識我這麼久,有沒有嚇到原來我這麼強硬?」她說:「當然有,但我完全可以理解妳愛這套書的心,所以就全力幫忙妳去溝通。」

剛簽到這套書時,Sally馬上跟我說作者瑪贊對於書封很嚴格,很堅持,規定全球都要一樣的。那時我一心一意在研究這原本是一到四冊的書,我該做成一大本?還是照原本的四冊?來來回回想了很久,靈機一動,決定出成兩冊,而確實,法國也曾經出版過上下兩冊的版本。但沒想到新的問題來了!作者規定要用法國一到四冊的封面圖來設計我們的台灣版本。而這四冊的封面是主角以及她父親騎馬的圖,我一收到這個通知,馬上跟Sally說不可能。

後來我注意到法國前不久才出了一個四本合集的精裝。紅色的封面,非常好看。說服了快一個月,才讓他們把那個版本的原始檔案提供給我做做看。就這樣我們用這個封面圖,做了第一版的封面送審。結果左等右等,等了快二十天,才回覆不行。出版社的態度非常強硬,繼續堅持要我們用那四冊的騎馬圖做封面。第一版的封面被駁回後,我靈機一動用四本書中的兩個封底圖來做,但他們遲遲都沒回覆,我就卯起來寫信試圖說服,Sally也很幫忙,和我聯手去說服作者和出版社。中間有回覆說:「可以把黃色的花,改成白色嗎?」喔,因為茉莉花是白色的???我說如果你們真的很堅持的話,是可以改成白色的啊,但,有必要這麼直白嗎???我一向很尊重設計師的配色和巧思,一般只管大方向,不太變更有的沒有的細節。總算,經過來來回回討論後,作者和法國出版社也就不再堅持了。

當初一確定簽到這套書的版權時,馬上和跟我合作多年的譯者也是大家都熟知的米蘭昆德拉中文版的專屬譯者尉遲秀聯繫,他那時正在翻譯一本很厚重的人文社科的書,我說我知道你很喜歡《茉莉人生》,現在你終於有機會親自翻譯啦。然後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不僅把原文書寄給他,連同香港和中國的版本都寄過去,然後跟他說,你看這麼好的書,之前的中文版本翻譯和編輯印刷都不是很理想,我們都這麼愛這套書,一起讓他變成經典版本好不好?之前好幾個朋友都跟我說看了《茉莉人生》動畫後,因為太喜歡,就買了香港或中國三聯的版本,但因為翻譯和編排的關係,一直無法看完。這麼好的書,怎麼可能看不完!?好啦,就在這樣強勢推銷下,硬是要他擠出時間,接下這套書的翻譯。結果在翻譯的半年間,觸動了尉遲先生的淚腺,他說從來沒有一套書讓他這麼感動,邊翻邊落淚。也許是身為父親的關係,也許是年過中年,很多事情的感觸會特別深刻。有時一早LINE我說:「靜君啊,這套書真的太好了。我跟我太太說這故事的時候,常常是哽咽不已。」就這樣,他幾乎是伴隨著淚水翻譯完這套書。交稿之後,變成我邊校對編輯邊落淚。這套書在編輯上,我特別情商了入圍了2019書展大獎的編輯洪雅雯來執行。在編輯校對的過程中,雅雯也一直讚嘆著:「這套書真的很好。」

封面設計的過程剛提了一堆,竟然沒提到設計者的名字!?愛米粒的很多文學書,像是《安琪拉的灰燼》、《我願為你而死》、《艾瑪的記憶之書》這些讓國外編輯和經紀人驚艷的封面,都是出自設計師劉克韋的巧手。所以這套書在一開始就是決定邀請克韋來設計。克韋是個愛看書的文青,和他合作時,我都會先和他說故事,然後一起設定想像的封面元素,然後就是耐心等待他兩週後的提案。這次他善用封底和內頁原來的小圖,設計成書衣正封圖,搭配了黃色的茉莉花,並用像被油墨沾到的髒點,刻意的呈現出時代感,卻又不失現代感。在書衣的紙張上,是選用恆成的維納斯凝雪映畫紙,最挑戰也是最耗時的部分是大面積範圍約165x200mm局部燙霧黑。在書封紙的選擇,選了符合這書風格的灰紙板。在內頁紙張上,我們放棄一般圖像小說或漫畫書會使用的米色漫畫紙。因為台灣的環境太過潮溼,米漫紙不耐收藏,常隔了幾年紙張就會泛黃,甚至產生黃漬,讓愛書人痛苦不已,所以因為我個人的經驗值,特別選擇了在吸收黑白圖像油墨質感很好的雪白畫刊紙。

最後就是大家看到的美美的,全球獨一無二的封面啦。而且,我們的書不只是封面美,翻譯和編輯印刷品質絕對是最好的。中國或是香港(都是用同一個譯本)的版本根本沒辦法跟愛米粒的版本相提並論喔。
  
最近朋友去書店一看到書,都會拍照傳給我。「看到愛米粒家的書啦!水噹噹喔。」我說你們有注意到書封的茉莉花嗎? 「咦!?不是雲喔?」哎呀,這可不是蔡明亮導演的《天邊一朵雲》......這是《茉莉人生》!人家是「茉莉花」啦!「喔喔喔......」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還好,愛米粒可是很懂得理解設計師的。他們的巧思,我都是秒懂,不太需要費心解釋他們的設計故事。不過,話說回來,法國出版社也是很懂呢,記得嗎?他們在溝通中,還想把黃色的花改成白色的呢。重點是,這是「茉莉花」,不是雲喔。

文章刊載於OKAPI (含法國原版封面以及首次封面設計版本照片)

用更美的封面,說服作者放下堅持──《茉莉人生:我在伊朗長大》封面設計幕後





2019年9月12日 星期四

給只能徘徊在心中的八座山的我們




作為父親的他,說看了《阿拉斯加之死電影,想著自己與兒子間的關係,思考著自己是否是個好父親。而我則是多年前看了這本書,那時我和作者一樣,試著想理解一個和我一樣剛大學畢業的年輕人,為何會放棄一切,最後死於曠野中?


「地球中心有一座非常高的須彌山,圍繞著須彌山的周圍有八山、八海,這就是人類居住的世界。摯友是爬上須彌山的人,而我餘生只能在八座山間徘徊……」
《八座山》p173


第一次知道《八座山》這本書,是荷蘭的出版社好友Peter,在法蘭克福書展後寫了封信給我。「Emily,你知道義大利作家Paolo Cognetti嗎?最近我們出版了他的《八座山》。聽說這本書的版權賣了三十五個國家,包括中國、日本、韓國但台灣竟然還沒有出版社買!我雖是這本書的編輯但卻是以粉絲的心態寫給妳。我真的很愛這本書,希望妳也會喜歡。」因為我和Peter常出版同一本小說,像是《HQ事件的真相》、《後窗的女人》、《我在衣櫥寫作的日子》等等,他專程寫信來,特別強調自己是作者的粉絲,還是第一次,所以我趕緊和經紀人要了未編輯的英文翻譯稿。經紀人說這是一本關於親情、友情、孤獨的書,不僅在義大利暢銷、荷蘭、法國上了排行榜,也入圍了很多重要的小說獎像是費米那和梅迪西。就這樣我在瑞士,遠眺著阿爾卑斯山,閱讀著《八座山》。


「春秋之際,強風吹襲,有時可以看到米蘭街道盡頭的遠山。車子一個轉彎,山頭就會驟然出現在高架橋上方,爸媽會立刻望向山岳,誰也不必提醒誰。山峰白雪皚皚,天空是少見的蔚藍,那種景象帶來的震撼就像親眼見證奇蹟。」
《八座山》p19


高中的時候,我第一次爬高山,那次糊里糊塗爬到了雪山頂,在山屋時,我看到了滿天的星空,好像心裡的某個缺口被填滿般的震撼。多年後,我開始和一群朋友每年去爬高山,玉山、嘉明湖、奇萊、秀霸……在某個瞬間,我理解了《阿拉斯加之死》中的年輕人Christopher,理解了《八座山》的父親。那個在嘈雜城市工作的父親,卻堅持每年盛夏時節,帶著母親和他一起去爬高山。每當在城市的車陣中,他會看到父母望向遠方山峰的渴望眼神。


「依你看來,過去可以重來嗎?
「很難。」這麼回答只是不想一開始就行差踏錯。父親常問我這類謎題,因為 他認為我的智力與他相近,都喜歡邏輯和數學,便認為他有責任好好開發我的潛力。
「你看那條河,」他說:「看到了嗎?假設河水就是消逝的時間。如果我們站 立的地方代表『現在』,你覺得『未來』在哪裡?
我想了一會兒,問題似乎很簡單。我給出顯而易見的答案:「『未來』就是水 流的方向,下面那邊。」 
「錯!」父親宣佈答案。「幸好不是。」他似乎如釋重負地說:「嘿咻啊喲。」 
《八座山》p28


外國的出版社朋友常喜歡問我:「最近簽了什麼書?」或「最近出版了什麼書?」那陣子,我一回答《八座山》,他們一個又一個跟我說了他們有多喜歡這本書,然後開始和我分享他們喜歡的段落。他們不是這本書的編輯,他們是最純粹的讀者,是粉絲。我看著他們著迷著說個故事的臉,跟著他們的描述,我好似又重讀了一次又一次《八座山》。


「父親六十二歲過世,那年我三十一歲。直到葬禮當天,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他剛為人父的年紀,然而我們的前半生卻大不相同。我沒結婚,沒有到工廠上班,沒孩子,我的日子過得既像成人,又像青少年。」
 《八座山》p108


在編輯的過程中,我拜託了爬過百岳喜歡文學的文化觀察家詹偉雄先生寫序。他看了稿子後,欣然答應,他說這本是最好的「山岳文學」。收到序之後,正如我的期待,透過詹先生的序,我好像又進入這《八座山》,閱讀著書中與自己的人生。


「讀完《八座山》,眼眶微濕,它是本成長小說,故事主人翁由故事的開始到結束,已然變成了另一個人,當然,閱讀它的讀者也是。」-- 詹偉雄


去年去爬秀霸時,因為山區指標不明,我有兩次走錯路的經驗。第一次,我傻傻地挑戰身體的極限,專注攀過一塊又一塊巨岩,那時,全心全意,只有眼前的山以及自己。我從來沒有這樣專注在自己的身體與眼前的風景上。我瘋狂的迷戀這樣的自己,好像在那當下,什麼都可以拋棄。突然間,有個聲音在下面喊著:「喂,妳走錯路了。快下來。」把我拉回了現實。如果我沒有被朋友發現,我會到達哪裡?

喜歡山的人,如同《八座山》裡的角色,雖在城市中,選擇了可以看到山的窗景。有一天,我會再度爬上山,徘徊其中。


「對某些人而言,有些山我們再也不會歸返。對他也好,對我也罷,有座山蘊含著我們人生的精髓,我們的人生就從那裡開始,但是我們都不能再回去。」
《八座山》P245-246

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

我們與書的距離,關於一本好書的漫長等待

     
       

        2016年的倫敦書展,我和好朋友也是美國的經紀人安娜.史坦,在她的版權桌上一如往常分享這半年的生活和工作。聊到最後10分鐘時她說:「Emily,妳一定會喜歡這本書的。」聽了安娜說完泰拉.維斯托的故事後,我震驚不已,馬上說:「不用看稿子了,我要出版。」會議一結束,我出了一個優先購買權的價碼;在看了作者的草稿後,我同時提出完整的行銷計畫,並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透過台灣的代理博達與經紀人談判獲得正式授權。沒想到,卻開始了長達兩年的漫長等待,2018年春天才拿到可以翻譯的定稿。譯者林師祺和我合作多年,她也跟著我等了兩年,為了卡她的翻譯時間,中間我用了好幾本書像是《惡鄰》和《後窗的女人》餵她,師祺一拿到稿子花了半年翻譯完成,我們收到完整譯稿後,又花了半年編輯準備中文版。這就是我遇見《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的故事,而這故事才剛要開始。

        1986年出生的泰拉.維斯托,17歲才進入正統的教育體制,第一次去學校上課。她的父母是摩門教的基本教義派,堅信末世論,我們在電影或書裡看到『有人在家造諾亞方舟』的類似傳說,是真實發生在她身上、在她的家庭裡。她9歲才拿到出生證明,她沒有任何醫療記錄,也沒有任何入學記錄。在拿到出生證明前,就州政府或聯邦政府的定義來說,她並不存在。當別的小孩在上學,她在父親經營的垃圾場裡回收破銅爛鐵;當別的傷者上醫院就醫,她們家不論車禍、挫傷、腦震盪、砍傷、燒傷,再怎麼嚴重的傷都在家用草藥醫治。17歲她靠自學考過美國大學學科測驗 (American College Testing ,簡稱ACT),申請進入楊百翰大學……大學第一堂課,她舉手問教授:「什麼是猶太人大屠殺(holocaust?」這時全班一陣沉默,她覺得自己像個怪胎,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下課後,她去圖書館查『holocaust』,驚訝自己竟然不知道這個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死了將近600萬猶太人的真實歷史。身為美國人,她沒聽過60年代的民權運動、不知道奴隸制度,她以為歐洲是一個國家、以為皇后合唱團(Queen指的是英國女皇。這種種經歷,讓她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受過該有的教育。她開始像個海綿一樣,吸收學習大量的知識,並獲得蓋茲獎學金(比爾.蓋茲是看了這本書之後,才知道原來泰拉得到了他所贊助的獎學金。)進入英國劍橋大學,最後拿到博士學位。

      《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原文書名是Educated,講的是一個自學的故事,卻又不是那麼簡單。作者泰拉和比爾.蓋茲的一次對談中提到是因為進了楊百翰大學後才發現了歷史,因為研究歷史,她才會進入劍橋念書,到了劍橋之後,她開始寫作。為了寫《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只會寫學術論文的她幫自己設計了寫作課程,聽《紐約客》的「寫作podcast」自學故事寫作。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等了兩年才收到正式的全文稿件,但身為編輯的我不得不說,這書寫得真的好。

        中文譯者林師祺翻譯完這本書後,寫了一封信給我。

謝謝妳的耐心等候,我終於生出《Educated》。
這本書與我當初的認知有極大出入,本以為只是單純少女力爭上游,如何以自學身分進劍橋、哈佛的光明燦爛故事。孰料......翻譯過程帶給我極大震撼,幾度我都想鼓起勇氣說我翻不下去了。身為家長、人子,我無法消化作者的駭人成長過程,其間有好幾次我都得暫時放下這本書,才能正常生活作息。那股不解、怒氣、憤慨,我相信任何讀者都會感同身受。
再次感謝,道歉,也謝謝妳選了這本書,並且交給我翻譯。
衷心希望這次不負使命。這本書真的非常精彩,我受益良多!」
   
        收到信時,我剛好人在北京書展,沒想到這本書竟然讓平常很冷靜的譯者這樣激動。我和師祺從2010年,我還在皇冠時就開始合作,因為她總是準時交稿、個性溫和穩定、譯稿品質佳,我們從來沒想過要見面。這次因為她翻譯完《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的熱情,深深打動了我,促成了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從北京回台後,我們約在愛米粒辦公室旁的「P&T柏林茶館」相見。那天我們聊了許多,關於泰拉的故事、關於自學、關於學校教育體制、關於父母對於子女的掌控、關於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關於我們所謂的孝順、關於女性自主等等,這本書帶給我們的震撼太大,我們有聊不完的話題和想分享的故事。說再見時,師祺說這書實在太好了,希望更多的台灣讀者可以看到這本書,中文書名非常重要,要我一定要好好地想一想。

        這本書的英文書名《Educated》,我們一開始的工作暫定中文書名是《自學教育》,但就如我先前所說的,這是一關於自學又不只是這麼單純的故事。中文書名該怎麼取,是個很重要的課題,所以在編輯的過程中,我陷入了很長的思考。另一個課題是,這本書該什麼時候出版?在經營愛米粒的這些年,我們每個月出版一兩本書,每本書幾乎都是我的最愛,很多書都還只是手稿時,我便很快做決定,然後出優先購買權買下,但光憑主題還沒看到稿子就決定簽下的書,至今只有三本:《我是馬拉拉》、《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到這本《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共通點就是她們都是擁有鋼鐵般意志的女性。

        因為太愛這本書了,所以我決定在等了兩年的原文定稿、半年的中文翻譯稿後,繼續等待出版時機。我決定等到2019的年初,也就是等到2018的年度好書都出爐後,再開始進行正式出版的規劃,因為我相信這本書一定會是英美的年度好書。果然!它橫掃英美2018年度暢銷好書獎,不只是《紐約時報》的年度十大好書,更獲得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和比爾.蓋茲的青睞,成了他們的年度推薦書單。

        好書,是受到眷顧的。苦思中文書名多月後,巧遇愛米粒以前的同事,我很興奮的跟她說:「我們終於要出《Educated》 了。」她馬上分享了20186月的Okapi文章:「垃圾場長大、17歲才第一次上學的女孩,從社會邊緣到劍橋博士的震撼教育──胡培菱談回憶錄Educated」。就這樣,我的中文書名出現了。為此,我寫信給胡培菱,謝謝她給了我中文書名的靈感。
         作者泰拉.維斯托在文末的感謝辭中,感謝了支持她寫這本書的家人、感謝那些以出版為志業的人、感謝在這本書問世之前,在它只是一大疊家用印表機的成品時,就對這本書深具信心的人。

         這本書進入出版程序後,我去各個通路會報,開始說這本書的故事。我不只對通路的採購說,還對我的朋友們說。我說了一次又一次,看了這本書的英文中文一次又一次。本來以為自己會厭倦重複說一樣的故事,卻發現自己在每次述說、翻閱與準備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被泰拉說出這故事的勇氣感動。泰拉在某次的採訪中提到,在決定寫出這個故事時,她去看了很多人的傳記,發現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很老或是快死的時候,才把心裡最黑暗沈痛的部分寫出來。而她卻是在20幾歲時、她的父母還在世時,便決定面對這件事,這對她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是我從事編輯生涯22年來,第一次同時獲得金石堂、誠品和博客來的當月選書。在大家都說出版是夕陽手工業、說出版市場是最黑暗的當下,我依然以身為出版人為榮。前幾個星期,有個希望在未來成為編輯的大一生來採訪我,她問:「做出版要具備什麼能力?」我說:「熱情。不管你做什麼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熱情。」她又問:「妳想對22年前剛進出版的自己說什麼?」我笑了笑回答說:「我會跟她說:『做得好。妳選了一份妳會愛上一輩子的工作。』」最後她問:「妳會對7年前離開皇冠,成立愛米粒出版的自己說什麼?」我又笑了,我說:「我還是會跟她說:『做得好。』但我會很慎重地跟她說:『這是份很艱辛的工作,妳要有心理準備。妳要學的東西很多,不只是選書編輯,還有營銷成本控管以及人事管理等等。重要的是,不要隨便花錢,要懂得開源節流(笑)。』」希望在未來,我還是會跟今天的自己說:「做得好。」希望在未來,我還是擁有對書、對出版的熱情。


 

我的跑步生活記錄

{2011} 2011/12/18 台北富邦路跑: 9 K (01:13:22) 第一次參加路跑! {2012} 2012/04/29 Nike女子路跑:10K (01:14:41) 2012/05/12 Puma 螢光夜跑:12.5 K (01:39:4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