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說穿了,我就是個膽小鬼

對,說穿了,我就是個膽小鬼。總是不敢直接面對問題,總是逃避。
表面上,一切都很好,但其實卻不然。
我不敢高聲歌唱,不敢大聲表白情感。
我不喜歡拒絕別人,只會默默躲開。
即使深受西方文化影響,但骨子裡還是傳統的亞洲人。
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要我對人恭敬禮讓。客客氣氣。
四分之三的華人血統,要我依循傳統,符合社會規範。
土生土長的台灣性格,表面開朗,內心糾結。

西方的朋友們,聊著天時,想起了一首歌,開心地唱起歌來。
我呢,則總是懼怕自己的五音不全,默默的在心裡歌唱,久而久之,我忘了如何唱歌。
我們白天道貌岸然,夜晚藉著酒氣,放下心房。
說起自己的故事,說起自己的歡樂與悲傷。
酒醒後,一切彷彿從未發生過。
日子像陀螺般,繼續往復旋轉。

對,我就是個膽小鬼,不敢表現真我,躲在假象外在的膽小鬼。

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

為何我如此喜歡台北,喜歡台灣

今晚台北飄著小雨。
參加完在台北光點的酒會,我走在中山北路的巷子裡,一路上遇見可愛的咖啡廳和一間間台灣設計師的小店。我像個觀光客般睜大眼睛觀察著我所居住的城市。頓時,我明白了,為何我如此喜歡台灣,如此喜歡台北。

從畢業後,我就忙著工作,鮮少有機會在台北或台灣的其他角落閑晃。
因為工作關係,我常出國,也會趁出國時在國外採購衣物。
在台北時,我反而很少去逛街。每天不是上班下班,就是上班下班上課,或是上班下班看表演。週末時,我喜歡窩在家裡,更具體的文字是「爛」在家裡。標準的魚乾女。

但我常有外國朋友來訪,我像觀光客般帶著外國朋友趴趴走。
本來就不是很傳統,深受西方思想影響的我,不知不覺,總是習慣像個外來客般,看著自己居住的城市、所在的國家。這裡雖有一堆我看不慣的缺點,但卻也總看到其他台灣人看不到的優點,甚至容易放大這些優點。

傍晚在一個滿是法國人的酒會上,第一次來台的法國設計師問我:「台灣人如此親切的秘密是什麼?」
我想了想,說了一堆理由。像是南國的陽光讓我們開朗、島國的人民比較容易接受外來的客人、我們雖然很害羞不主動,但只要有人有求於我們,我們就義不容辭......
最後我跟那美麗的法國女子說,台北人不是最親切熱情的,如果妳到了台灣南部,那才是。
她不解地看著我說:「台北人這樣還不算熱情嗎?」

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寫在出發前

出差前的焦慮,在半夜襲來,傾聽著房外的聲音,起身。
十月的台北,已有相當的涼意。風呼呼地吹著,彷彿聽見樹葉抖動的颯颯聲響。
啊,雨是悄悄地在夜裡落下了,細細小小的,沾染在窗上。
一想到今日一離開家,又是兩週後,惦念著老狗和老貓,心裡極度不踏實。
又想著出差該看得稿子和書訊,還是靜靜地存在電腦裡,實在慌亂。
再想著一堆工作還未完成,心更沈。
但想到書展時可見到的老朋友和許多未知的遇見,心又雀躍了起來。
這次遠行,交雜著太多的不安與期待。

聽說法蘭克福已經是秋末了,朋友留言說要注意保暖。
我想,該是出發的時刻了。

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屬於你的命運晚餐


het diner1.jpg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晚餐」吧。
這本書的中文簡繁體代理譚光磊,在去年法蘭克福書展期間參加了一位柏林出版人的晚宴,吃到超好吃的南瓜紅燒兔子肉。晚宴中,有位荷蘭出版人聊到了《命運晚餐》這個故事,他聽了以後,如癡如醉,很大膽地去加了這個荷蘭出版社發行人的臉書,整個書展想得都是這本書。後來果然順利拿到這本書的簡繁體代理權。
皇冠雖不是因為一個命運的晚餐,拿到這本書的授權,但是因為作者荷曼柯賀如此會說故事,透過一頓前菜到甜點的晚餐,寫了這麼完整的故事,讓我們飢腸轆轆,很想啃掉荷蘭文版,期待能趕緊看到中文版。
這次的北京書展,主賓國便是荷蘭。出發前,光磊便安排好我們大家和作者的「命運晚餐」。
今年的北京書展,展覽的場地設在遙遠的機場那邊,那裡根本是一個還在建設規劃中的城市,而晚宴則是位在市中心的「彼得堡西餐廳」。我們從會場出發一路塞車,經過了100分鐘,我們終於抵達餐廳,等待著作者現身。當高挑帶有書卷味兒的作者現身時,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臥斧在我們的推薦序中,提到了丹麥片「那一個晚上」,一個看似簡單的家庭晚餐,卻有著我們不知道的秘密隱藏其中。
《命運晚餐》這本書,引述了托爾斯泰中《安娜卡列妮娜》的句子:「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