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6日 星期五

編輯的五感

週五晚下班在擁擠的捷運上,聽到關門的聲響那刻,我想到了最近跟島田老師還有動物學博士東君去藍調吧的時候,東君說她已經很少來這樣的地方,因為她得聽鳥叫聲,這樣會影響聽覺。記得很久以前跟一個航空機師友人去酒吧,他說他少來這樣吵的地方,因為會影響他的聽覺。對機師來說聽覺和視覺都是重要的。對編輯來說什麼是專業上的重要呢?以身體感官來說是視覺和聽覺。用眼睛看書用耳朵聽故事。但以心理層面來說,好奇心更是重要吧。這是我的回答。


在微博和臉書貼了這段話之後,意外地引起朋友熱烈回響。
其中有個朋友說:「我想到了嗅覺。」對,出書的嗅覺,這是我們常在說的。我想想,味覺也很重要啊。因為懂得吃喝的編輯才有意思。這麼一想,對編輯來說「五感」都很重要。編輯的工作真是既辛苦又有意思呢。


還有個朋友留言說:「這年代,喧嘩的不再是環境。」我覺得這句話真有詩意。的確,這年代,喧嘩的常常是我們人自己。

2011年9月12日 星期一

月亮代表我的心

中秋夜,阿母說今年過得特別快,一下子到了中秋。
是啊,一年過了四分之三,我竟馬上聯想到了這九個月出的書的銷售量。
做為多年編輯的自己,總習慣將生活和工作連在一塊兒。
我是自由的,也是被束縛的。

八月底九月初時去北京參加了書展,主要是和中國大陸的出版人多聊聊,也和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碰面。
閒聊之餘,有個中國大陸的出版人跟我說,最近他們流行問:「如果回到1997,你最想做得是什麼?」
我問:「為何是1997?」
他們說,大概那年正值香港回歸,大概那年是他們面對大考的日子......所以特別有感觸。
我想,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1997」吧。對我來說,影響我最大的轉捩點是何時呢?
初戀的那年?大學聯考的那一年?大學畢業的那一年?第一次自助旅行的那一年?(其實跟大學畢業是同一年,哈)失戀的那一年?想離職的那一年?......

不管怎麼樣,2011的民國100年,肯定是對我具有特別意義的一年。愛貓小松歷經兩次乳癌腫瘤切除的大手術,老狗小憂經歷了胰臟炎和心臟病的大危機.......

中秋的夜裡,月亮圓呼呼的高掛,涼風徐徐。我沒有烤肉,也沒吃到月餅,但有親愛的兩貓一狗陪伴著我。這樣美好的日子,希望一直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