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7日 星期三

跟不是敗犬的國際女王們共進晚餐


這兩個月,愛米粒收到了四張喜帖。
上週六,去國中死黨家慶祝她生了第二個可愛的小娃兒。
我和六對父母十個小小朋友度過了一個熱鬧的傍晚。
週日,打開電視,看到「敗犬女王」。
這世界似乎對超過三十歲單身沒結婚的女子們特別有意見。

昨天,和兩個同事在聊我們最近評估的美國吸血鬼系列。
因為《暮光之城》一紅,國際就吹起了青少女吸血鬼羅曼史的風潮。
四月剛結束的倫敦書展,那時很多出版社的人都在說:「給我下一本暮光之城!」
《哈利波特》、《達文西密碼》、《秘密》,這些全球暢銷書,帶動了一波又一波的奇幻、歷史解謎、吸引力法則作品的跟風之作。
現在輪到了青少年吸血鬼系列。
咦,那我們的《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不就是青少年吸血鬼系列的前輩了。
說著說著青少女羅曼史的話題,我們聊到了高中生活。
喂,其實最後我漏了說一件事耶。
高中同學在畢業前辦了個「全班結婚排行榜TOP10」的預測活動。
愛米粒在十七歲時,榮登第一名寶座。
哇哈哈。
是倒數第一名吧。

我有幾個歐洲出版社的好朋友,完全符合世俗的「敗犬」標準。
每次書展結束後,我們都會相約一起享受美食。
先聲明,我們可不是「敗犬」,我們是「女王」。

前兩年,來自義大利、法國和台灣的女王們,一起到德國法蘭克福的Stadel Museum吃晚餐。
位於美因河畔的Stadel 博物館建於181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於1966年重建。
走入Stadel博物館裡面的餐廳,我們彷彿置身十八世紀,頓時成了女王的化身。
等到義大利和法國的女王們都到齊了之後,我們在閃閃動人的繁複高雅水晶燈下共進晚餐。
提醒大家一下,那時已經晚上十點。

拿起菜單,我和同事按照歐美的習俗,打算從前菜點到甜點。
等服務生來點菜時,其他人點的菜讓我們大吃一驚。
這些人不是只點沙拉就是只有主菜,那甜點呢?大家的最愛怎麼不見了?
見情勢不妙的兩人,趕緊換成只點主菜和甜點。
等服務生一離開,我問她們:「你們歐洲人不是十點才在吃晚餐的嗎?怎麼點那麼少?」
大家紛紛七嘴八舌說:「錯,現在都十點了耶,這麼晚吃,會影響身材。」
然後我們喝著紅酒,細細品嚐著美食,各自分享了平常的休閒活動和保養秘訣。
瑜珈、皮拉提斯、跳舞、游泳、跑步、登山、健行、滑雪、駕帆船、騎單車等等。

《法國女人不會胖》不是有提到:「我不節食,因為我不會胖。」
咦,怎麼跟書寫的不一樣啦。

好啦,我的結論是,不想當「敗犬」,只當「女王」的唯一法則:

享受生活、享受美食,但要控制飲食、多運動、睡眠充足。
May 27, 2009

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如果你的最愛生病了,你還是會飛往其他的國度嗎?


前幾天趁著假日,整理起這些年來用數位相機拍的照片。
2001年的法蘭克福書展前,老哥拿了台數位相機給我,開始了數位相片的氾濫日子。
洋洋灑灑的數位相片檔從2001年開始編列,一直到2009。
看著2001年的照片,我又回到了丹麥和德國。

那年法蘭克福書展前的週末,我先到丹麥重訪認識多年的筆友Ewa。
筆友!!現在是網路時代耶,哪有人交筆友,是網友吧。
不,我們真的是筆友。
大學時,很認真地想要認識外國朋友,忘了是經過什麼樣的管道,我加入了國際筆友會(International Pen Friends)。
剛上網一看,IPF還在耶!而且到現在還是堅持所有的會員都要用書信郵寄往來喔。
我依稀記得IPF是採收年費的方式,然後根據會員的興趣嗜好來做交友配對,然後定期提供會員交友名單。
不知道為何,我拿到的名單,90%都是歐洲人。
後來和我長期通信的朋友中,有丹麥、德國、瑞士、奧地利、美國等等。
其中丹麥的Ewa和我都是書痴,她現在也從事文字工作,是唯一還有聯繫的筆友。
(不過我們現在很少通信,大多在facebook留言了。)

這也是為何,大學剛畢業時,第一次出國的國家會是丹麥德國和歐洲其他國家囉。
當年的歐洲背包之旅路線,完全是依照筆友們的居住地安排的。
我們透過往來的信件照片,在機場、火車站認出彼此,那時不是住在筆友家,就是去住青年旅館。
現在想想超不可思議的。(不過那時亞洲觀光客很少啦,和我相認一點都不難,呵呵。)

第一次出國,到了安徒生的國家,一整個興奮。拿著單眼相機猛拍不停。
Ewa和她老公不解地說:「我們的房子街道和台灣有什麼不同嗎?」
他們還叮嚀我:「如果在路上看到有人光溜溜地騎單車,不要被嚇到喔。」
(草剪剛的全裸風波,在丹麥!見怪不怪囉。)
丹麥的秋天,一早霧氣很濃,一般我們都是等霧散了之後,才出門散步。
永遠忘不了,某天,我們在等霧散時,一起看了電影「84 CHARING CROSS ROAD」。
內容是敘述住在紐約的Helene,和倫敦的二手書店老闆的書信往來。
未曾謀面的兩個愛書人,透過一封封的信,遙遠地交流著,卻一輩子無緣相見。
看完電影,我們兩個淚流滿面,還好我們終於見到面了。
後來進出版社當編輯,一直很希望可以出版這部電影的原著,但苦於聯繫不到版權所有者。
多年後,終於盼到《查令十字路84號》的中文版,心裡滿滿的感動。
(書不是皇冠出的唷。時報也是經過了一番波折才好不容易聯繫到版權,真是令人佩服。)

時間再拉回2001年,那次到法蘭克福出差,心裡其實相當地忐忑與不安。

因為就在出國前,我的愛貓松鼠妹生了一場大病。
詢問了很多養貓的朋友,到處求醫,抽血測貓愛滋照X光等等。
其中有個醫生說:「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我們傷心地帶著她回家,P每天在慌亂中幫她打點滴。
眼看出國日在即,松鼠妹還是不見好轉。
但最後,我終是決定飛往異鄉,期待奇蹟出現。
每天每天,我在歐洲的凌晨時間打電話回台北,聽著松鼠妹的狀況,默默地流著淚。
終於有一天,P說松鼠妹開始自己吃東西了。
那天,我清楚地知道,法蘭克福書展結束後,她會在家裡等著我。

今天問我:如果你的最愛生病了,你還是會飛往其他的國度嗎?
May 22, 2009

2009年5月13日 星期三

最是思念在巴黎


有很多記憶,過去了,默默地收藏起來,靜靜地躺在角落。
有時會因特殊節日或某種味道或某種情境或某個音樂,不小心開啟了記憶的抽屜......

前兩個月,念小學的姪子說要寫小姑姑的職業,打電話來訪問我。
訪問完後,很專業地念起了他的文章。
有段內容大概是說:小姑姑在國外出差時即使身體不適,也會努力完成工作。
當下的反應是,我很少遇到這樣的情況喔。
大概小朋友覺得遇到身體不適是很正常啊,所以自己加了這段句子。

週末跟媽媽一起過母親節。
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年以前的巴黎書展Salon du Livre de Paris
那年,巴黎書展的主題是亞洲。
法國外交部超級大手筆地邀請亞洲各國參加書展,台灣約有五家出版社受邀參加。
很幸運地(會不會有人心裡OS說:哇,又這麼幸運喔!),我第一次因為工作前往巴黎。
那是,2002年的春天。

很容易在春天感冒的我,不例外的,在去巴黎前就生病了好一陣子,一直無法痊癒。
到了巴黎,到了書展會場,每天不是和法國出版社開會,就是參加主辦單位安排的餐會和座談 。
每天面對滿滿的活動,我都神采奕奕,完全忘了有感冒這件事。
我們還受邀到法國外交部耶。
心裡慶幸著,太好了,一出差感冒就好囉。
法國政府細心地關照所有的亞洲來賓,我們都受到相當好的禮遇。
那次書展,我除了跟法國出版社的老朋友見面,還認識了很多很棒的出版社朋友。
每天都有新的事情發生,每天都忙得很開心。

那次還有更更重要的事,等著我。
書展結束後,我就可以跟昆德拉夫妻見面。
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和昆德拉見面,心裡非常緊張。
前幾年本來有機會見面,但昆德拉臨時有事,所以那次只有昆德拉太太。
我心裡一直祈禱,這次千萬一定要見到昆德拉。
如果真的見到他,我要說什麼呢?
很多的想法,每天每天,在心裡反覆。
圈起約定的日期,開始倒數計時。
同樣是昆德拉書迷的你,見到他的話,會想說些什麼呢?

結束了一連串的書展活動,半夜,我在飯店發起高燒,全身抽搐。
那時的我,只是想喝杯熱開水,但法國的飯店,沒有熱水瓶......
多年後,我怎麼也想不起,那晚是怎麼熬過的......

隔天我無法踏出飯店的房門,直到傍晚,好友J特地來看我,帶我到她在郊區的租屋,細心照顧發著高燒的我。
那天半夜,我的手機意外響起,是媽媽打來的電話。
以前連在唸書時,不管是去參加救國團活動或畢業旅行,媽媽也都很放心地從不要求我打電話回家。
出國這麼多次,媽媽是第一次打電話給我。
我發著高燒,半夢半醒聽到媽媽的聲音,以為是夢。
媽媽說:她突然很想念我,想知道我好不好。
當下,我流下淚來。
我只說很想念她便掛了電話,那夜,我帶著母親的愛,昏昏沉沉直到天明。
清醒後,我還真以為母親的電話是在夢裡,檢查了手機的來電顯示,才知道,原來人家說的「母女連心」是真的。

後來我照約定住到另一個好友Y的家,Y和他太太知道我生病了,特別做了香草雞給我加菜進補。
半夜,我持續發燒,將晚餐的香草雞吐在他們新家的地板上,全身癱軟無力的我,竟然只想到幫忙擦地。
隔天中午,也是我要跟昆德拉夫妻見面的日子。

夢中,昆德拉太太正跟我說:愛米粒,很抱歉,這次昆德拉還是無法見妳。
「咚咚咚......咚咚咚......」
夢中的我一直想:是誰在敲門?怎麼找不到門?是誰?門在哪呢?

原來是Y急急忙忙地敲著房門,他說:妳跟昆德拉見面的時間要到了,妳的身體這樣能去嗎?
一聽到這話,我馬上從床上跳起來,壓根兒忘了生病的事,趕忙梳洗,一心一意只想往昆德拉家前進。

May 13, 2009

2009年5月6日 星期三

羅琳,我們在倫敦相見


現在要說九年前的事,好像要進入很古老的年代,去回想去記憶當初的一點一滴,當初的心情。
心情很遙遠,但記憶還很新,畢竟這樣的經驗,就這麼一次。
2000年3月27日,愛米粒交上了超好運,代表雜誌參加了羅琳在英國國家圖書館唯一一次的國際媒體記者會。
也代表了公司參加了羅琳唯一一次的國際出版社晚宴。
CIMG0024.JPG
(當初的晚宴邀請函,Logo是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校徽)

同時代表媒體和出版社的人似乎只有我一個,所以大部分的出版社都沒能參加這場記者會。
在記者會中,面對一百多家媒體,愛米粒帶著顫抖的聲音舉起手來發問。
(我是抱持著既然來了就一定要百分百參與的心態,才生出這等的大勇氣。)
因為經紀人認識我,一看到我舉起手來,馬上就點到我。
哇!命中率百分百。(我親愛的英文,不要不認識我啊。)
記者會進行中是不准拍照的,但結束時有個專門的媒體拍照時間。
我還帶了Nikon的單眼變焦相機,擠在一堆個頭又高又壯的西方攝影師之間,搶著拍照。
羅琳看到我小小地擠在一群大漢中,還特別擺pose給我拍唷,呵呵。
CIMG0032.JPG
(當天記者會的資料和我準備發問的資料,我竟然還留著耶。自己感動中......)

經過了生平第一次參加的國際記者會陣仗後,重點當然是晚宴囉。

CIMG0027.JPG
晚宴的地點是1835年建的GOLDSMITHS' HALL。
走進宴客的大廳,到處點滿懸掛的蠟燭,彷彿置身霍格華茲魔法學校。
總共剛好四桌(那時出版社不像現在這麼多),我被分配到葛來芬多學院喔。
我的左右兩邊,左邊沒人桌上也沒名牌,右邊也沒人但桌上的名牌是韓國出版社。
詭異的是座位幾乎都坐滿時,我的兩邊還是空的﹗
後來後認識了那個韓國出版社,才知道那傢伙迷了大路,到宴會結束沒現身。哇哈哈﹗
還好同樣是路痴的我,每次遇到這種重要場合,必定會早早出門,然後提早到附近的咖啡廳安心地坐下來看書等待。

後來羅琳現身,原來左邊沒放名牌的就是她耶﹗﹗
當下大家都帶著羨慕的眼光看著我。
我又再度交上了超超好運,整個人飄飄然的。
那時不諳酒性的我,喝了點紅酒就開始昏,一切是這麼的不真實。
我是在霍格華茲魔法學校裡面嗎?
宴會後還有小禮物喔。
P1060254.JPG
羅琳最愛的Tiffany,裡面放著閃電標誌書籤!!!
P1060253.JPG

最後來個大合照。
CIMG0035.JPG
(羅琳在前面數來第三排右二)

希望這類的超超超好運,可以再度降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