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如果你的最愛生病了,你還是會飛往其他的國度嗎?


前幾天趁著假日,整理起這些年來用數位相機拍的照片。
2001年的法蘭克福書展前,老哥拿了台數位相機給我,開始了數位相片的氾濫日子。
洋洋灑灑的數位相片檔從2001年開始編列,一直到2009。
看著2001年的照片,我又回到了丹麥和德國。

那年法蘭克福書展前的週末,我先到丹麥重訪認識多年的筆友Ewa。
筆友!!現在是網路時代耶,哪有人交筆友,是網友吧。
不,我們真的是筆友。
大學時,很認真地想要認識外國朋友,忘了是經過什麼樣的管道,我加入了國際筆友會(International Pen Friends)。
剛上網一看,IPF還在耶!而且到現在還是堅持所有的會員都要用書信郵寄往來喔。
我依稀記得IPF是採收年費的方式,然後根據會員的興趣嗜好來做交友配對,然後定期提供會員交友名單。
不知道為何,我拿到的名單,90%都是歐洲人。
後來和我長期通信的朋友中,有丹麥、德國、瑞士、奧地利、美國等等。
其中丹麥的Ewa和我都是書痴,她現在也從事文字工作,是唯一還有聯繫的筆友。
(不過我們現在很少通信,大多在facebook留言了。)

這也是為何,大學剛畢業時,第一次出國的國家會是丹麥德國和歐洲其他國家囉。
當年的歐洲背包之旅路線,完全是依照筆友們的居住地安排的。
我們透過往來的信件照片,在機場、火車站認出彼此,那時不是住在筆友家,就是去住青年旅館。
現在想想超不可思議的。(不過那時亞洲觀光客很少啦,和我相認一點都不難,呵呵。)

第一次出國,到了安徒生的國家,一整個興奮。拿著單眼相機猛拍不停。
Ewa和她老公不解地說:「我們的房子街道和台灣有什麼不同嗎?」
他們還叮嚀我:「如果在路上看到有人光溜溜地騎單車,不要被嚇到喔。」
(草剪剛的全裸風波,在丹麥!見怪不怪囉。)
丹麥的秋天,一早霧氣很濃,一般我們都是等霧散了之後,才出門散步。
永遠忘不了,某天,我們在等霧散時,一起看了電影「84 CHARING CROSS ROAD」。
內容是敘述住在紐約的Helene,和倫敦的二手書店老闆的書信往來。
未曾謀面的兩個愛書人,透過一封封的信,遙遠地交流著,卻一輩子無緣相見。
看完電影,我們兩個淚流滿面,還好我們終於見到面了。
後來進出版社當編輯,一直很希望可以出版這部電影的原著,但苦於聯繫不到版權所有者。
多年後,終於盼到《查令十字路84號》的中文版,心裡滿滿的感動。
(書不是皇冠出的唷。時報也是經過了一番波折才好不容易聯繫到版權,真是令人佩服。)

時間再拉回2001年,那次到法蘭克福出差,心裡其實相當地忐忑與不安。

因為就在出國前,我的愛貓松鼠妹生了一場大病。
詢問了很多養貓的朋友,到處求醫,抽血測貓愛滋照X光等等。
其中有個醫生說:「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我們傷心地帶著她回家,P每天在慌亂中幫她打點滴。
眼看出國日在即,松鼠妹還是不見好轉。
但最後,我終是決定飛往異鄉,期待奇蹟出現。
每天每天,我在歐洲的凌晨時間打電話回台北,聽著松鼠妹的狀況,默默地流著淚。
終於有一天,P說松鼠妹開始自己吃東西了。
那天,我清楚地知道,法蘭克福書展結束後,她會在家裡等著我。

今天問我:如果你的最愛生病了,你還是會飛往其他的國度嗎?
May 22, 20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