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0日 星期日

sympathetic 同理心

"sympathetic",有同理心(形容詞)。我很喜歡這個單字。和昆德拉在巴黎見面聊天時,他有時就會問我說:「某某某是不是個有同理心的人?」(Is he a sympathetic person?) 
我和他都喜歡有同理心的人,因為這樣的人不會以自我為中心,值得信賴。

再度重新出發。

有個推理作家跟我說,之前投推理小說獎沒得獎時,有些朋友建議他寫寫別的類型,也許有成功的機會。但他說他只愛推理,只想寫推理。我很贊成他。
有很多人問我「愛米粒」要出什麼樣的書?我說「主要是小說。我出版來自世界各國的小說。」
也許這聽起來沒什麼特色,加上現在小說市場這樣差,但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我。,我剛進出版時,小說市場也很差。市面上幾乎沒有什麼外國翻譯小說。但,我的專長就是在這裡,慢慢地那時的公司從只出電影翻譯小說到出版世界各國的翻譯小說。

我曾走過台灣翻譯小說的高峰時代,如今在全球文學小說最式微的時間點,我又要重新出發了。

我們的幸福時光

昨天夜裡繼續閱讀之前捨不得看完的《我們的幸福時光》,半夜看到淚崩,這是一本關於愛與寬恕的故事,寫得真好。私心希望之後可以繼續看到孔枝泳的其他中文版出版。半夢半醒間,我想到這幾天的WBC台韓台日以及最一場和古巴的棒球比賽,也想到反核廢核的遊行和靜坐。這是屬於我們台灣許多人共同回憶的「幸福時光」吧。不管結果是什麼,那個共同投入的過程,會留在我們心中,很久很久。

2013年3月8日 星期五

當愛米粒碰上唐



2012920日,法蘭克福書展前兩週,歐美出版社的朋友跟我說澳洲Text出版社有本超好看的小說《蘿西計畫》。
當天我馬上寫信去要了書稿來看,然後花了一整個晚上迅速看完。隔天,我跟Text和台灣的代理博達說:「我太喜歡這本書了,希望可以授權給我,作為愛米粒的創社第一本書。」
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會覺得就是這一本?」
尋找創社的第一本書,就好像遇到戀人的過程。當我看到《蘿西計畫》的唐的時候,我知道,就是他了。是那種無法說明白的一見鍾情。
我想像39歲的唐走到我身邊說:「我要結婚了。」
我驚訝的問他:「對象是誰?」他聳聳肩,拿出16頁的「擇偶計畫」要我填寫。然後我就笑了。

2013年3月6日 星期三

說故事

做編輯沒多久之後,我發現編輯也要會說故事。
我們要將自己選的書,說給同事、同業、聽眾、朋友。後來我發現自己是如此喜歡說故事。

2013年3月5日 星期二

就念出來吧

今天跟編輯聊到修潤譯稿的準則拿捏。
我說:「妳就把稿子念出來吧。因為文字是要讓人可以朗讀的。不管是小說、詩或是散文。」

2013年3月3日 星期日

安息日裡的龍貓公車


安息日,週五日落起到週六日落止。

週五上午我們一行11人,拖著行李從耶路撒冷的中央車站出發前往特拉維夫。中央車站灰撲撲地,滿是人潮,大家都爭先恐後地要趕在日落前返家。
因為前一夜剛結束了「耶路撒冷書展」的活動,我睡眠不足,疲憊至極。
中午一進飯店check in,整理行李之後,我躺下便睡著了。醒來時已經是黃昏,在以色列的旅行中,我第二次進入了安息日時區。
日落之後,因為離和朋友約定的晚餐時間還早,我和阿姐走在飯店附近的街道,街道冷清,沒有大眾交通工具,所有的店家都關上門窗,連街燈都在過安息日了吧。之後我們好像摸黑般,循著飯店給的簡易地圖,散步到和朋友約定的餐廳。幸運的是,他們國家為了觀光客,容許餐廳在安息日繼續營業。
晚餐過後,我跟著幾個朋友,搭著計程車穿梭在特拉維夫。下車後,我們在看似無人居住的街道下車尋找和其他朋友約定的地點。
清晨夜裡,下起大雨。我和以色列的朋友一起等雨停,趁雨小時,她說走吧。
安息日的清晨,格外安靜。
朋友手一揮,一輛黃色小巴停在我們面前。
「這是龍貓公車嗎?」我在心裡自問。
我糊里糊塗跟著上了車。
車上三個大男孩看到我們笑著說:「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如果答對三題,你們這趟車資由我們付。」
我們點點頭。
大男孩說:「先選個類別吧。」
我說:「書。」
他問:「請問世界上最會寫恐怖小說的作家是誰?」
我回:「史蒂芬金。」
他說:「恭喜你答對了。」然後三人鼓起了掌。「現在我要問第二個問題。選個類別吧。」
我說:「K-pop。」
他問:「請問最受歡迎的K-pop團體是誰?」
我回:「Big Bang!」
他說:「恭喜你答對了!我們對你充滿信心,只要答對第三個問題,你們就可以獲得免費車資了。選個類別吧。」
我和朋友四目相接,選什麼呢?
我說:「運動。」
他問:「請問去年的奧運選手中,最近鬧最大醜聞的是誰?」
我和朋友最近都沒看新聞,想了想,只好搖搖頭。
他說:「喔,可惜。你們錯失了第三個機會。」接下來,他們三個男孩好像接收到什麼訊號一樣,咚咚咚地下了車。留下了我們。

白天醒來後,我問自己:「這是夢嗎?」

之後的某個白天,我再度遇見了龍貓公車,它是行經我們飯店前面巷子的五號黃色小巴士。朋友跟我說,這種穿梭在特拉維夫大街小巷的黃色小巴,隨招隨停,也可以隨時在你想下車的地點停車。
原來,我以為是在夢裡的五號龍貓公車是真實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