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 星期日

安息日裡的龍貓公車


安息日,週五日落起到週六日落止。

週五上午我們一行11人,拖著行李從耶路撒冷的中央車站出發前往特拉維夫。中央車站灰撲撲地,滿是人潮,大家都爭先恐後地要趕在日落前返家。
因為前一夜剛結束了「耶路撒冷書展」的活動,我睡眠不足,疲憊至極。
中午一進飯店check in,整理行李之後,我躺下便睡著了。醒來時已經是黃昏,在以色列的旅行中,我第二次進入了安息日時區。
日落之後,因為離和朋友約定的晚餐時間還早,我和阿姐走在飯店附近的街道,街道冷清,沒有大眾交通工具,所有的店家都關上門窗,連街燈都在過安息日了吧。之後我們好像摸黑般,循著飯店給的簡易地圖,散步到和朋友約定的餐廳。幸運的是,他們國家為了觀光客,容許餐廳在安息日繼續營業。
晚餐過後,我跟著幾個朋友,搭著計程車穿梭在特拉維夫。下車後,我們在看似無人居住的街道下車尋找和其他朋友約定的地點。
清晨夜裡,下起大雨。我和以色列的朋友一起等雨停,趁雨小時,她說走吧。
安息日的清晨,格外安靜。
朋友手一揮,一輛黃色小巴停在我們面前。
「這是龍貓公車嗎?」我在心裡自問。
我糊里糊塗跟著上了車。
車上三個大男孩看到我們笑著說:「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如果答對三題,你們這趟車資由我們付。」
我們點點頭。
大男孩說:「先選個類別吧。」
我說:「書。」
他問:「請問世界上最會寫恐怖小說的作家是誰?」
我回:「史蒂芬金。」
他說:「恭喜你答對了。」然後三人鼓起了掌。「現在我要問第二個問題。選個類別吧。」
我說:「K-pop。」
他問:「請問最受歡迎的K-pop團體是誰?」
我回:「Big Bang!」
他說:「恭喜你答對了!我們對你充滿信心,只要答對第三個問題,你們就可以獲得免費車資了。選個類別吧。」
我和朋友四目相接,選什麼呢?
我說:「運動。」
他問:「請問去年的奧運選手中,最近鬧最大醜聞的是誰?」
我和朋友最近都沒看新聞,想了想,只好搖搖頭。
他說:「喔,可惜。你們錯失了第三個機會。」接下來,他們三個男孩好像接收到什麼訊號一樣,咚咚咚地下了車。留下了我們。

白天醒來後,我問自己:「這是夢嗎?」

之後的某個白天,我再度遇見了龍貓公車,它是行經我們飯店前面巷子的五號黃色小巴士。朋友跟我說,這種穿梭在特拉維夫大街小巷的黃色小巴,隨招隨停,也可以隨時在你想下車的地點停車。
原來,我以為是在夢裡的五號龍貓公車是真實存在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