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日 星期二

生命啊

小鬆被宣判癌症的當口,向達倫的奶奶生命垂危中。
他奶奶病逝的消息傳來,我家老狗也出現狀況。
生命啊。怎麼會如此脆弱?

才不久前在巴黎朋友家,他剛養了兩隻貓咪,問我:怎麼開始養貓的?
我像是面對第一次見面的友人般,述說起養貓的緣起。
一開始,我是想想貓咪的。但那時朋友都沒有小貓託養,剛好同事的狗狗生小狗,只剩一隻沒人認養,就這樣,小憂來到了我的生命。
因為小憂有嚴重的分離焦慮症,我開始想找隻貓跟他作伴。
大學死黨的老闆剛好有隻貓想送人,熱情地詢問我有沒有興趣。
我糊里糊塗上了山,把貓接回家,開始了養貓的生涯。
就這樣,小憂和小鬆相依為命度過將近十年,然後小露來搗蛋。


最近小鬆和小憂身體相繼出問題,獸醫常會問我一個問題:預算有多少?
我一貫的豪爽:沒有預算。
錢,留著到底是為何?
對我來說,不是為了更有錢。
而是為了我的最愛,有更好的生活。

前幾年,我開始買基金,算是對一個死薪水的上班族的簡單投資。
但這次的這簡單的投資,卻起了很大的功效。
做編輯的自己,雖對錢一向不是很看重,但錢到用時方恨少啊。

簡單的抽血檢查、X光片,兩千上下。
住院一天一千二。
開刀,兩萬兩千。
......

因為這樣,我希望自己變有錢,希望自己是個大富婆。

我希望,自己親愛的家人,自己親愛的貓狗,可以健健康康,永遠快樂。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