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 星期五

咖啡的癮



在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裡,我行走著。
因為期待著見到很久不見的友人,
因為要面對過多的陌生人,我的胃痙攣了起來。

總是提前抵達會面的地點,在附近的咖啡廳坐著等著思考著寫著筆記。
隨著時間的迫近,我的胃開始翻轉。

天空很有情調,街景很古典,走在路上的男男女女,是這麼的有風格。
我這個異地來的陌生人,獨自在一旁胃痙攣著。

點上一杯濃縮咖啡,放上一小塊方糖,細細地攪拌著。
慢慢地,咖啡因的癮在我體內堆積著。
隨著緊張的情緒次數增加,咖啡的癮越是日積月累的加重了。

2010年3月18日 星期四

西門町很外國



很久沒有在夜晚獨自走在西門町,錯覺中,以為自己身在國外。
這幾年,台北多了很多觀光客。
走在路上,廣東話、日文、英文、韓文穿梭在熱鬧的西門町街頭。
我放慢腳步,像個觀光客,東張西望,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有穿著五顏六色,戴著怪帽子的美國大女生,自在的坐在街頭。
有頂著西瓜皮的宅男。
有穿著打扮大膽的辣妹。
一群又一群一路打鬧,穿著制服的國高中生。
離我很遠的生活,自成一格的台北世界。

但,畢竟還是台北啊。
有熟悉的味道:老天祿滷味、阿宗麵線、美觀園日本料理、繼光香香雞、蜂大咖啡......
以及最青春的回憶。

2010年3月11日 星期四

被遺忘的吉野櫻



我想,我已經忙碌到忘了抬頭看天空的顏色,欣賞花開的美麗。
鄰居的吉野櫻恣意地盛開著。
我總是在下班天色昏暗時,走上坡時,不經地抬起頭時才看到它。
「哇,什麼時候已經開花了。」
疑惑著早上上班時怎麼沒注意到它盛開的美?心想著明天一定要好好欣賞。
隔天,又是天黑下班時,不小心抬起頭來。
「唉,我怎麼早上又忘了看看它呢。」
今天早上,我一踏出家門,在櫻花樹下看了好久。
冷冽的陽光,照得我看不清櫻花美麗的粉紅。
一種瞭解庸庸碌碌的自己的悲傷感襲來。
櫻花不久即將謝了。
而我,身在此美景中,卻一次又一次的錯過了。
我們在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呢?
如果我們只是低著頭往前走,卻忘了抬頭看天空的藍,忘了欣賞周遭的美麗風景。
我們剩下的會是什麼?

2010年3月6日 星期六

我們相見,然後說再見

當小王子決定離開星球去旅行時,他跟玫瑰說:「再見了。」
玫瑰不想讓小王子看見她的眼淚,因為她是朵驕傲的花......

當小王子馴養了狐狸,他要離開的時候,狐狸說:「啊,我要哭了。」

當小王子要離開飛行員,離開地球時,飛行員說:「我不要離開你。」

小時候,下課後,總會開開心心地說:「老師再見。同學再見。」
然後,隔天,我們又會在學校見面。
那時候的我們,覺得說再見,是件容易的事。


春天的時候,我可愛的友人帶著小馬克從海外歸來。
我們歡歡喜喜相見,然後說再見。
看著她帶著小馬克離去的背影,我猶豫了,是不是該彼此相擁說再見?
因為這一別,再相見時,可能又要一個春夏秋冬。

成長,讓我們開始害怕說再見。
漸漸地,我們習慣說:「bye bye. 而不是good-bye.」
說了再見,也許會是相隔兩地。
說了再見,也許是要飛到地球的另一邊。
說了再見,也許下次再相遇,已經是下個世紀。

揮揮手,跟朋友說再見,然後轉身離去。
不小心,我的淚會落下。
我像玫瑰一樣,跟小王子說:「要快樂喔。」
我像狐狸一樣,看到金黃色的小麥,就會想起小王子。喜歡聽著麥田裡的風聲。
我像飛行員一樣,在夜晚仰望天空時,彷彿所有的星星都對著我笑。因為小王子......

小馬克從荷蘭回來,長得像小王子一樣可愛。
他迷上了寫信。在餐廳的紙巾上寫了信給我。
「Hi Emily, I love you. Don Hahaha. Mark」
(註:馬克說Don是因為東西掉在地上,所以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我們決定飛行的時候,我們會知道自己會飛多高,飛多遠嗎?
有時候,我們會一個不小心飛太高,飛太遠......

當我們相見,然後說再見的時候,會知道下次見面的時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