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7日 星期日

我之所以是一個編輯

下雨的星期天上午,我看著翻譯稿或研究著新書提案。
我想這就是為何我會成為一位編輯,而不是專業譯者或是美術設計甚至是位小說家
善於選書或是看稿改稿或是對封面設計總有自己的意見想法,並不代表我可以成為那位最初的執筆者或創意者。但我可以是位好的編輯,將執筆者或創意者的作品提昇到最佳狀況,呈現給讀者。
而這就是我的專業。

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一隻狗的遺囑

昨天帶小鬆回診。和博美狗的家人聊了很久,因為他們家的老狗跟我的老狗年紀差不多大。
老狗的姐姐等待看診時很專注地看著從醫院書架上拿下來的《一隻狗的遺囑》。
離開時因為書還沒看完,還很認真的記下書名和出版社。
記得第一次注意到這本書,是因為我一直很喜歡尤金‧歐尼爾的劇作,沒意料他也寫這樣的文字。那時我才剛養了小憂,被尤金的文字深深撼動著。所以賣下版權後,就很自動地翻譯了起來。
如今回頭再看這書,又是不同的感悟。

2013年1月15日 星期二

給我的情書。

為了確定《蘿西計畫》和第二本新書的作者中譯名,反覆聽了《蘿西計畫》獲得「最佳未出版小說獎」時的頒獎典禮。然後上網搜尋各種可能的譯法,也用了線上字典選字。法文作者名,更是想破頭,最後靈機一動去求助譯者尉遲秀。

早上他人很好的回信,幫我想了很棒的譯名。最後提到他女兒上週五滿心歡喜的帶著我給的macaron馬卡龍回家,然後在睡前帶著得意的表情,輕輕說了一聲「macaron」。

我回說:「哇,這輕輕的一聲macaron,不就是給我的情書嗎?」這竟讓我想起了多年看過,之後會念念不忘的亞歷山卓‧巴瑞科的《絹》。那次我才知道原來「情書」所代表的意涵,可以是那樣深。

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一部好的小說。

昨天沒有預期的在網路上重看了《錫鼓》電影。
1979年的電影。葛拉斯1959年的創作。今日再重看,一樣的震驚,一樣的驚喜,一樣的好。
一部好的電影,一本好的小說,沒有時間限制

2013年1月13日 星期日

數字的生活遊戲

數字。
雖然很多人像我一樣不喜歡數學,卻總發現我們像是用數字堆積起來的人生。
我看著2012年的年度記事本和日記,發現自己跑了300多公里、看了20幾部電影、10齣韓劇、15齣舞台劇、聽了8場演唱會和獨立樂團表演、到台灣和國外15個城市旅行、寫了37篇部落格文章、在家待了7個月,最後是不知道如何數起的稿子和書......就這樣,我走過了2012年。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我們的終極美味

今天想起了有一回和朋友去巴黎旅行時吃的蘋果派。
只是隨意到朋友居住的巷口的麵包店買的。
但清爽的蘋果片和酥脆的派,成了我一直難忘的,世界上最好吃的蘋果派。
這讓我想起了《終極美味》。書中的美食家,在吃遍了世界的美食之後,一直念念不忘,一個最極致的美味。

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

這夜,是這樣孤獨。



每日每日,他在馬路中等待。

瘦弱的身子,懼怕外界的施捨,只是癡心的等待。
我說啊,小黑狗,不要怕。我給的飼料,是真心的。
他驚恐的看著我,然後看著地上的飼料。他飢餓著,卻又不敢吃食。
我說啊,小黑狗,我走啦。我不會傷害你。你就大膽的吃吧。
他看著我,游移著,猶豫著。
然後,我掉下了眼淚。
吃吧。請吃吧。不要餓著了,千萬。
你在等誰呢?他不會來了吧。
我問自己,是怎樣的主人,忍心丟棄這溫柔的狗。

夜,深了。但,這孤獨更深了,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