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5日 星期二

給我的情書。

為了確定《蘿西計畫》和第二本新書的作者中譯名,反覆聽了《蘿西計畫》獲得「最佳未出版小說獎」時的頒獎典禮。然後上網搜尋各種可能的譯法,也用了線上字典選字。法文作者名,更是想破頭,最後靈機一動去求助譯者尉遲秀。

早上他人很好的回信,幫我想了很棒的譯名。最後提到他女兒上週五滿心歡喜的帶著我給的macaron馬卡龍回家,然後在睡前帶著得意的表情,輕輕說了一聲「macaron」。

我回說:「哇,這輕輕的一聲macaron,不就是給我的情書嗎?」這竟讓我想起了多年看過,之後會念念不忘的亞歷山卓‧巴瑞科的《絹》。那次我才知道原來「情書」所代表的意涵,可以是那樣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