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一隻狗的遺囑

昨天帶小鬆回診。和博美狗的家人聊了很久,因為他們家的老狗跟我的老狗年紀差不多大。
老狗的姐姐等待看診時很專注地看著從醫院書架上拿下來的《一隻狗的遺囑》。
離開時因為書還沒看完,還很認真的記下書名和出版社。
記得第一次注意到這本書,是因為我一直很喜歡尤金‧歐尼爾的劇作,沒意料他也寫這樣的文字。那時我才剛養了小憂,被尤金的文字深深撼動著。所以賣下版權後,就很自動地翻譯了起來。
如今回頭再看這書,又是不同的感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