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5日 星期日

我想,我想努力地往前。

我想,我想努力地往前走,再往前走。所以我像慣性般地往前又往前邁進。
前面的路有什麼我不知道。但正因未知,而顯得美好。
因為我如此地努力往前,當我猛然回頭時,我發現曾經走過的路,是這麼地有價值。
因為,我曾經努力走過。

最近,我喜歡上跑步。
M問我跑步時會看到旁邊的風景嗎?我說:正因為享受著經過的風景,所以我喜歡跑步。

剛開始在住家附近的公園跑步時,我連抬起腿都覺得好辛苦。才2K的路程,我奮力地低頭往前邁進。鐵腿了兩天後,我又開始跑,這次總算是可以緩緩地抬起腿來跑起步來。第三次去跑步時,我調整好呼吸,抬起頭來,突然間,我注意到公園綠樹的樣貌,注意到路旁的商店,注意到公園路燈的顏色和形狀,然後,我開始真正地跑起來了。那一刻,我真切地體會到跑步的美好。

週末時,一方面決定嘗試先去跑步然後再去游泳,一方面又擔心會不會太過疲累。
天很冷,暖身起跑時,腳稍嫌僵硬了些,慢慢地,我跑了起來。
一圈又一圈,經過一群戴著紅色聖誕帽的年輕人,經過手牽著手散步的情侶,經過幾個一起吃便當聊天的青少年。天感覺溫暖了起來。
慢跑後,我簡單淋浴,一進入溫水游泳池,在張開雙手滑水出去時,我的呼吸是如此順暢,好像可以一直一直這樣往前游,不需停歇。

我想,我可以就著自己的步調,不疾不徐地往前邁進吧。
我想,我可以邊享受身邊的風景,邊回頭看顧經過的人事物,邊往前探索未知的世界吧。
我想,我可以有時落淚,有時開懷大笑,有時沈默不語,有時暴怒大吼。
我想,我可以這樣恣意的過日子。



2011年12月24日 星期六

尋找記憶中的青春

每次一接近所謂的年末,我們總是容易感傷了起來。
新愁舊恨一擁而上。
我想到了已經很久沒有聯繫的李大仁,而你是否也想到了當年的沈佳宜呢。
青春啊,好像就在昨天,但卻又隔得好遠了。

青春時的愛情,跟成年後的有什麼差別呢?
是更實際還是更不浪漫還是更真切還是還是,
還是因為太過實際而不懂得怎麼單純的愛?

夢裡,我總又回到了過去,穿著白衣黒裙的時光。
青春啊,好像在錯覺中回來。
我走在熟悉的長安東路,驚見陽光灑在在那個自以為是的憂鬱的少女。
我低下頭來,想要找尋已經不見很久的那個我。
卻是徒然。

前天在會議後,行車經過長安東路建國路口,我又見著那個熟悉的校園。
求求你,讓我進去一會兒好嗎?
那一整排的楓樹林是否還在呢?
那校園的樣貌是否依舊?
我惦記著,一直一直。







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路跑開始!

從東京出差回來後,除了陷入可怕的工作堆,就是憂慮著星期天的9K路跑。
從小很討厭運動,尤其討厭跑步的人,竟然突然想跑馬拉松了。
怎麼會這樣呢?畢業後因為健康的理由,開始練習游泳,然後習慣運動後,漸漸喜歡起運動。覺得運動很好,可以減壓,可以放鬆心情,可以在運動中認識自己,認識周遭的環境。我喜歡一個人的運動,游泳、單車、瑜珈、舞蹈。但一直以來,我做的運動,大多是需要到特地場合的運動。
歐洲很多朋友喜歡跑步,他們出差時,只要記得帶雙慢跑鞋,就可以在飯店裡面或附近跑步了。而喜歡游泳的我,除非飯店有游泳池,否則出國時只能靠不停地走路當做運動了。我想,喜歡上跑步的話,會更自由吧。就是這樣,我糊里糊塗在截止日那天報了富邦9K的路跑。
這週開始,我到家旁的公園跑起步來。第一次,連抬起腿都難,勉強地跑了2K。鐵腿了兩天。第二次,跑了2.8K。第三次,跑了4K。明天一早,我就得靠著意志力,邊跑邊走,完成我人生的第一個9K了吧。有人封起路來讓我跑的感覺,應該很棒吧。我這樣想著。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時間,是飛逝


小時候,總是期待著下課,期待著長大。
不知道從何開始,我們驚訝著時間的流逝,驚訝著自己的老化。
時間,滴滴答答。
在匆忙之間,我們失去了什麼,又得到了什麼。

我們嘴裡說著好忙好忙,但我們完成了什麼?
我們過度使用自己的身體,過度消耗自己的精神。
有時,是身體發出的抗議聲,讓我們不得不停下。

我們好像沈潛在時間的河裡,偶爾抬起頭來換口氣。
外面的天空,意外的藍。
世界,以他原有的步調,進行著。
瞬間,我閉上眼,又張大眼。
這世界,不只我一人。
這世界,比我以為的還大。
我想暫時停下腳步,順著自然發出的聲音,然後,安靜地,繼續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