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遇見17歲的自己以及其他......

決定報名我最不喜歡參加的國道馬拉松後,我先通知了住在新竹,高中時參加雪山登山活動認識,很多很多年不見,今年才在臉書相見的朋友。我說:「我是因為你住在新竹我才報名這個國道馬拉松,記得你也要去報名耶。」運動細胞超好的登山高手,雖然已經多年沒跑步,卻總是沒讓我失望,他二話不說跟著我報名,決定挑戰他的初半馬。

說是馬拉松中毒,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每一次跑馬的地點選擇,理由都是那樣的光明正大,又振振有詞。
不管是為了和日本及台灣的友人去梅鐸邊跑邊喝紅酒、或是因為從來沒機會去綠島旅行、又或是想用跑步的方式看自己成長的台北和新北市。
選擇新竹的國道路跑,一看路線就知道完全違反我的路跑玩樂原則,但我卻出乎其他朋友的意外,報名參加了。

去新竹的幾天前,朋友問說:「跑完馬拉松的那天,要不要跟一群家長和小朋友去學校露營?」

我想了一下下,單身的人最沒耐心(痛恨)的就是跟有家庭小孩的人一起聚,因為家庭和教育的問題,我雖然很關心,老實說比起聊他們的小孩就學問題,我更感興趣的是他們的心情和生活故事。每次一有小孩加進來,話題永遠只有繞著小孩轉,然後沒多久,我的耐心電池就會迅速耗盡。但,我想到這次去新竹的初衷,還是決定不管三七二一答應了。畢竟我到新竹跑國道,已經違反了我的享樂主義原則,再違反一次原則去參加都是父母小孩的家庭聚會又何妨。

去跑步的前一晚,我下班後抵達了友人家借宿。那夜,我儘管疲憊至極,竟緊張到失眠了。
我在二樓的房間,望著剛小狗狂吠不止,如今靜謐的深夜街道。

我說選擇去新竹跑步,是為了和17歲的自己見面。

這趟旅程,主要是想見見17歲時認識,如今卻因為各自為了生活事業家庭打拚,很難得相見的老朋友們。因為如此,我找了個路跑的理由,獨自來到新竹。
在我極度叛逆、無法受到學校師長和同學認同的17歲時,幸運的認識了他們。
夜裡卻因為要和多年不見的朋友們以及他們的家人見面,我緊張地失眠了。

而就在那個起跑前,無法入睡的夜裡,我遇見了17歲的自己。
那個一而再再而三逃離校園,只想盡情閱讀、盡情揮霍青春的自己。
那時候的自己,即使面對沒人看好的未來,還是在心裡默默填下念外文系的志願。


新竹的馬拉松,在星期六的早上六點起跑。我和新竹的朋友一起跑了6公里後,第一次跑馬拉松的他,開始放心地拋下我,跑在前頭了。就這樣我又和自己的心開始對話了起來。半馬的路程,需要來回國道兩次。國道頓時成了大型的操場,我和在綠島認識的兩個跑友,在折返點處互相打招呼。而其他不認識的跑友,也因為彼此跑步的距離速度相近,成了無形的夥伴,互相加油著。本來以為會很枯燥的國道路跑,突然讓我以為是在學校的操場跑步,身邊圍繞著和我目標一致的跑友們,而有趣了起來。默默地跑到了終點。跑過全馬之後,半馬似乎不是那麼辛苦的一件事了。看到在終點等著我,跑快我三分鐘的老友,我笑了起來說:「我想吃冰!」

結果,跑完時才早上9:30,冰店還沒開。我們就去便利商店買了可樂,邊喝邊走回報到處領完賽成績,現場還供應跑友新竹米粉和貢丸湯。

傍晚時,我跟著友人一家四口到了新竹北埔山上的「大坪國小」。原來說的在學校露營,是在這樣可愛的山上小學。我心裡想說:「是要在哪露營?」沒想到六點時,學校的空地就搭滿了各式各樣的大帳棚。「哇,好像《哈利波特》的三巫鬥法大賽喔。實在太酷了。」

小小的操場,有個四色跑道。在黑夜來臨時,在大家都去張羅晚餐時,我一個人在這樣可愛的操場跑了起來。我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的體育課,老師要我們在起跑點半蹲,各就各位。而一開跑,青春,就這樣一直一直,頭也不回地往前跑了。






2013年11月5日 星期二

說了再見面或不見。we will meet again or maybe not...

我們說了再見面。We said, let's meet again.
我們也說了再見。We said, good-bye my friend.

見面時,我們大口吃肉,大口飲酒,大笑大哭。
When we met, we ate, drank, laughed and cried together.
然後,我們安靜下來,因為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And then, the quiet moment came, because it's time to say farewell.

也許會再見到面吧?Maybe we will meet each other again.
這世界很小,也很大。The world is so small, but it is big as well.
我們可能會在街角相遇,也可能在世界的某一端遇見。
We might meet in the street corner, or anywhere in the world.
但也許,我們即使距離很近,卻怎麼也再見不上面。
Maybe, but maybe, we could not reach each other although we are so close...

風吹動樹葉時,我想起了你。When the wind blows, i think of you.
雨嘩啦啦落下,打在屋簷時,我想起了你。When the raindrops fall on the rooftop, i think of you.
因為想念,我在有風下雨的日子裡,跑了起來。
Because of missing, I start to run in the windy raining days.
風混合著雨,打了我一身。像是你在跟我對話。
The wind and rain beat me. It seems like you talk to me.
這樣,我就可以更記著你。
Because of that, I can remember you much more deeply.

有人問我,為什麼想跑。Someone asks me, "Why do you want to run?"
因為我想忘記你。Because I want to forget you...
因為我想記著你。Because I want to remember you...
所以我跑得更長更遠了。And then, I run further and far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