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在情書之後,一個編輯的浪漫追尋。




六年前,第一次看了連城三紀彥的作品《情書》。一本由五個短篇,繞著愛情串起來的故事。
看完書後,感動不已,之後便開始上網搜尋這個作者的背景和其他作品。
意外的發現連城老師,從2003年後,在日本就沒在出版任何長篇或是短篇的作品。
因為實在是太喜歡連城的作品,我開始打聽他的舊作版權狀況,但,不管是透過代理或出版社,總是石沈大海。隔年因為邀請島田莊司來台宣傳新書,認識了傅博老師,也就是連城三紀彥出道時獲選為「幻影城」新人小說獎的主編。 


2008年9月時,傅博老師因為獲得了「本格推理大賞」的特別獎,受邀回到29年沒回去過的日本。在日本文壇消失了多年的連城三紀彥,恰巧也在同年出版了久違的長篇作品《人造花之蜜》。兩人在9月19日時相約在東京的小田急飯店見面敘舊,而之後傅博老師更成了連城三紀彥的海外版權代理。本來跟連城三紀彥斷的線,就這樣因為種種機緣巧合,又重新被繫了起來。






編輯對於一個夢幻作家的作品的渴求,有時是一場很長遠的追尋。
從《情書》在台灣出版的六年後,同樣身為書迷的我,和其他的台灣讀者一樣,幸運地再度閱讀連城三紀彥的中文版,更期待著可以看到更多中譯本的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