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寫在出發前

出差前的焦慮,在半夜襲來,傾聽著房外的聲音,起身。
十月的台北,已有相當的涼意。風呼呼地吹著,彷彿聽見樹葉抖動的颯颯聲響。
啊,雨是悄悄地在夜裡落下了,細細小小的,沾染在窗上。
一想到今日一離開家,又是兩週後,惦念著老狗和老貓,心裡極度不踏實。
又想著出差該看得稿子和書訊,還是靜靜地存在電腦裡,實在慌亂。
再想著一堆工作還未完成,心更沈。
但想到書展時可見到的老朋友和許多未知的遇見,心又雀躍了起來。
這次遠行,交雜著太多的不安與期待。

聽說法蘭克福已經是秋末了,朋友留言說要注意保暖。
我想,該是出發的時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