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說穿了,我就是個膽小鬼

對,說穿了,我就是個膽小鬼。總是不敢直接面對問題,總是逃避。
表面上,一切都很好,但其實卻不然。
我不敢高聲歌唱,不敢大聲表白情感。
我不喜歡拒絕別人,只會默默躲開。
即使深受西方文化影響,但骨子裡還是傳統的亞洲人。
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要我對人恭敬禮讓。客客氣氣。
四分之三的華人血統,要我依循傳統,符合社會規範。
土生土長的台灣性格,表面開朗,內心糾結。

西方的朋友們,聊著天時,想起了一首歌,開心地唱起歌來。
我呢,則總是懼怕自己的五音不全,默默的在心裡歌唱,久而久之,我忘了如何唱歌。
我們白天道貌岸然,夜晚藉著酒氣,放下心房。
說起自己的故事,說起自己的歡樂與悲傷。
酒醒後,一切彷彿從未發生過。
日子像陀螺般,繼續往復旋轉。

對,我就是個膽小鬼,不敢表現真我,躲在假象外在的膽小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