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那夜,我走進松本的爵士酒吧Eonta,而我存在著

只因為朋友說:「松本,很棒,一定要去。」
只因為朋友說:「那裡是草間彌生的故鄉。」
我就糊里糊塗地,從山形縣的酒田市,換了四次車,包括JR和新幹線,花了六個小時,從白天坐到黑夜,獨自抵達松本市。
在朋友強力推薦的飯店check in之後,我飢腸轆轆,剛從車站走到飯店時,沿路看到幾家餐廳和酒館,決定去找點吃的。才從飯店走出來沒多久,便聽著了從某處流洩出來的爵士樂音。我順著音樂,走上階梯,推開了Eonta的門。


小小的酒吧,在週日的夜晚,只有音響效果極好的爵士音樂、我和老闆,三者和諧地共處著。


Eonta的老闆小林和樹先生,在1974年開了這間店,至今38年。
Bill Evans 和 Chick Corea 都曾拜訪Eonta,並在牆上留下簽名。
小林先生說「エオンタ」(Eonta) 是松本的方言,意思是「我存在著。」


我坐在吧台,聆聽現場音樂會的絕佳位子。
我不是一個人在松本市,我一點也不覺得寂寞,因為這裡,已經在瞬間,成了值得我再訪的地方。



其他部落客的文字,關於Eonta:
http://www6.ocn.ne.jp/~jazzvo/EontaMatumoto.html
http://yomoyama.ajet.net/2010/05/eonta-jazz-et-booze-matsumoto-jazz-ba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