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飛越與台灣最遙遠距離的國家遇見漫畫

夜裡做了一個夢,夢到《#漫畫原來要這樣看》的新書活動,請了三個有名的作家朋友來幫忙介紹,但參加的讀者很冷淡,結果活動還剩30分鐘,大家就講不下去了。我索性拿起麥克風說,既然還有時間,我就來說說我跟漫畫有關的童年吧。

小時候,家裡有一千多本(夢中的數字,實際數字要跟阿哥核對)漫畫,成了同學羨慕的對象。阿哥都會到附近的書店買新的漫畫,每週我們期待著《週刊少年》的出刊。只要是星期三的半天課,同學就會問說「可以到妳家看漫畫嗎?」,就這樣,有的人走路有的人騎腳踏車,跟我回到位於中和一樓的家,然後大家興奮地挑著漫畫,帶著漫畫到附近的小山丘,大家在樹下專心看著書。家裡的漫畫看不夠,我還成了附近漫畫出租店的常客,老闆只要有新的漫畫就會跟我說,那個年代沒有手機沒有網路,唯一的辦法就是三不五時就繞到店裡晃晃。有時老闆在路上看到我,就會大喊「有新的漫畫到囉唷。」記得看《#玉女英豪》時,我蓋住棉被窩在裡面看。阿母喊我吃晚餐看沒回應,就火大掀開棉被,結果看到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覺得我誇張地好笑。說到這裡,30分鐘結束,結果主持人說,沒想到妳的漫畫故事還挺多的,30分鐘都講不完

醒來後,我有點驚嚇。一個是夢中的那30分鐘童年故事,竟然是我真實的故事!另一個是出書壓力真的很大......
這本《漫畫原來要這樣看》,是我在與台灣距離最遠的國家阿根廷發現的。一年前,阿根廷的朋友孔蘇菲(《#木偶奇遇記》的插畫家),是當地很知名的插畫家以及圖書設計師,她跟我聊到了這本書,不看漫畫的她,對這本書讚不絕口,說這是一本對她的設計以及影像視覺概念幫助很大的書。我隨意翻開來看,非常驚訝我竟然沒在台灣看過這樣的書。回到台灣一查版權,這本1993年在美國出版的書,全世界翻譯暢銷超過20年,足跡卻從沒抵達過台灣。就這樣,我又突破了我人生的出版履歷,從漫畫散文到圖像小說,現在要出版一本講漫畫的書。《漫畫原來要這樣看》,不只教你怎麼怎麼看漫畫,更是打開我們的視覺感官,理解隱藏在漫畫中看不到的藝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