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收信快樂


週五的夜晚,前去華山文創園區觀看萬芳和夏靖庭的「收信快樂」。
因為到的晚,所以坐在很後面的位子。我透過許多人的背影,看著聽著。
故事從一張小紙條開始,陳淑芬和李政國,寫了長達四十年的信。

信的內容從小學生的童顏童語,跨到青少年時期,到出社會到結婚生子,到最後的最後。
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場景,一個只有兩個演員的通信對話。
一百分鐘的演出,沒有中場休息,沒有冷場,沒有人中途離場,沒有人睡著。
大家專注著,和我一樣笑著或感嘆著或內心激動著看著舞台上萬芳和夏靖庭的表演。
2001第一次演出的舞台劇,因為口碑,一再地復刻演出。

感覺離我出生成長的年代很近的世界,一個我再熟悉不過地以真實信件往來的年代。
散場時,我看著其他的觀眾,一張張從小熟悉網路世界的年輕面孔。

年輕世代的友情和愛情,存在真實信件的郵寄往返嗎?

或是用快速的email網路系統,甚至堅持設定讀取回條?

網路的世代,並不代表真正的友情和愛情也像光纖寬頻一樣快速交換

真實的心靈交流,不管是透過真實還是虛擬的形式,都是需要郵寄的時間。

2 則留言:

  1. 您好,我這邊是親愛的劇團。
    想請問我們能否轉po您的這篇劇評至收信快樂的官方臉書粉絲團呢?

    期待您的回覆,感激不盡!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