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

等待。



等待。
週四中午時,我打電話給動物醫療中心,說明小鬆日益惡化的身體狀況,想知道如果放棄積極治療該怎麼做。櫃檯護理小姐說醫生忙於開刀會晚點回電。
我等待。
下班時依是尚未回電,我乾脆直接前往動物醫院。裡面擠滿了腫瘤患者,家屬個個神情憂傷。
醫生即使看到我,也像不見我。
我繼續等待。
等到醫生看完所有的病患,他要我去診間。第一次沒有小鬆在場。醫生眼眶泛著淚靜靜地對我說著話。然後我眼涙簌簌地落了下來。原來醫生不是不見我,而是想安靜地跟我說說話,安慰我這心。

夏初的茉莉盛開著。
小鬆與小憂約定見面的時間到了。
夜裡她微笑似地說終於不用等待了。
然後化作了天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