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我只想要妳快樂


星期六一早,小鬆難得地像往常一樣跳上我的書桌,望著我,然後回頭盯著魚缸發呆。
病了六週的小鬆,時好時壞,我看著她瘦骨嶙峋的背影輕輕喚著。

兩年前的春末夏初,小鬆和小憂同時病了,一個被檢查出乳腺腫瘤,一個有胰臟炎。
小鬆開刀的同時,小憂生命垂危。那一年,我們四處求醫,幸運地,他們同時度過了難關。
之後小鬆又開了一次腫瘤切除手術,小憂因為心臟病每日每日服藥控制著。

去年的春末夏初,小憂又是肝炎又是胰臟炎,最後器官衰竭離開。秋天時,小鬆腫瘤又復發,再度進行切除手術。

今年的春末夏初,小鬆開始上吐下瀉,毫無食慾。我們繼續奔走在獸醫院,每天又是餵食抗生素又是類固醇又是打點滴又是強迫餵食。體重從原本的2.2公斤,毫無起色地降到1.6公斤以下......

醫生說,可能是免疫系統的問題,也可能是腸癌或是淋巴癌。但得開刀切片化驗才知道真正原因。

我望著她小小,小小的身軀。看著她身上因為這一個半月來打點滴、打針、驗血的針孔痕跡。聞著她因為沒有食慾被強迫餵食後身上殘留的食物泥味道。聞著她因為上吐下瀉卻無法像往常一樣清理自己的身上臭味。

上週六之後,她便失去了跳躍的力氣,顫抖著行走,甚至無法克制地在去獸醫院的路上排泄、而她的顏色形體漸漸變淡......

我猶豫了,我該如何是好,才能讓她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018. 08. 26 滿月,在北京

多謝兩位第一次到北京的日本友人,讓我有機會像個觀光客一樣,再度好好體會這睽違七年的北京。 上午我們包車前往慕田峪長城,坐纜車上去,走了好一段每次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的長城後,再坐滑道下來,非常新奇的長城經驗。下午塞車回到市區。梳洗後我們去做了腳底按摩,然後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