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一切都好 All is Well

最近很多好友寫信給我。安慰我關於小鬆的離開。
喔,其中一位還很搞笑的以為離開的是小黑路。
我說謝謝來信,但小黑路還很健壯喔。^_^

我一一回信,我說不用擔心,我很好。
這次連我自己都意外的堅強。
也許是因為我已經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生離死別,所以變得堅強許多
也許是工作的強大壓力,讓我不得不拋開面對死亡的慟,讓我無法也不能去沈溺於悲傷。
甚至,我開始懷疑自己的過度堅強,是因為我的心已經老化不再懂得悲傷。

去年小憂離開時,我失去了對食物的慾望,整個人像洩了氣的氣球。
今年小鬆離開前,她僅剩的體重,比我需要減掉的重量還要少。

那陣子我都會玩笑似地跟她說:
「鬆啊,我可以把肥肉送給妳嗎?妳要增胖,我卻需要減肥。這世界會不會太荒謬?」

小鬆離開的第一週,我每天繼續一樣的日子。上班、下班、上課、運動、和家人朋友吃飯。

我真的很好。

這幾天早上醒來時,看到枕頭邊的小手帕,一開始會有點疑惑,後來才想起,睡前的自己。
我好像《別相信任何人》的女主角一樣,每天醒來會忘了之前發生的事。

她依靠寫下的日記提醒隔日的自己,而我卻是因為枕頭邊的小手帕。

原來,自以為很好的自己,睡前會因為過度思念和壓抑而大哭,然後因為哭累了而睡著了。

原來,我沒有自以為的堅強。沒有自以為的可以輕易接受他們的離開

原來,我的悲傷的心還在,我拍拍自己的心說:「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然後我想起了「三個傻瓜」的片段,我又笑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