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做出版,哪不憂鬱


自從開始籌備到經營「愛米粒」以來,我憂鬱的時候變多了。

蘊潔在翻譯《不憂鬱,哪算是工作》這本書時,就跟我說了:「靜君,我翻譯這本書時常想到妳,等這書出版後,一定要送妳一本。」

「輕鬆的工作不會有太大成就,憂鬱才能創造黃金。馬克斯說,人類是受苦的存在。
在德文中,『受苦』就是passion,也就是熱情的意思。苦難和熱情是一體兩面,人類從苦難中感受到熱情,才能克服苦難。」-- 見城徹《不憂鬱,哪算是工作》

有個很出色的國際出版友人說:「如果我真的想賺錢,就不會做出版了。」
因為做其他工作要維持熱情是件很難的事,但從事出版工作,可以接觸世界各國的文化和人事物,永遠有新的刺激和想法,讓他得以永保熱情。
而我深刻認同。

去紐西蘭參加奧克蘭作家節的時候,我每天經過電視塔,看著在上頭高空彈跳的人,突然很想去試試。同行的光磊跟我說:「妳現在的工作還不夠刺激嗎?」
有種突然被打醒的感覺。是的,我現在的工作長期已經夠刺激了,不需要那種短暫的刺激感了,就這樣我打消了攀上奧克蘭的電視塔高空彈跳的念頭。

做出版,是這樣刺激有趣的工作。尤其對一家新成立的出版社來說,更是。
我最近喜歡上用iPad上的mind maps,把每個想到的新書書名、行銷包裝想法,立即寫在上面。
光是一個書名,綜合其他同事和零零總總的想法很快地就形成了一個複雜的大腦書名樹狀圖。

影像  

不管做了多少年的出版人,永遠有新的事物要學習。我想這就是即使憂鬱,卻也想繼續做下去的動力吧。

「對我來說,四十二歲時,離開角川書店、創立幻冬舍,是我背負最大風險的賭博。除了編輯工作以外,我一無所知,在廣告、紙張、印刷、行銷,以及會計問題上都是大外行。而且,我身無分文。」         -- 見城徹《不憂鬱,哪算是工作》

我看這書,是心有戚戚焉。有意思的是,他前幾年在台灣翻譯出版的《編輯是種病》,我們一堆編輯更是看得感觸良多。見城徹也許沒想到,他要激勵日本編輯的文字,竟同樣如此打動在台灣的我們。

而我,也因為患了編輯這種快樂病,決定繼續憂鬱下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