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思念的時候,就奔跑吧!

偶然在《小傷疤》的譯者家看了這本書。那時她說,看了不要哭喔,因為妳的哭點很低。

那天我在一堆朋友的歡樂聊天聲中,看完了這本童書。
我並沒有哭,也沒有落淚,只是想跑步,想如此這樣劇烈跑著。

「只要可以,我就不斷跑步,甚至想跑到自己前面,跑到肌肉發疼,跑到心臟劇烈跳動,直到呼吸困難,心臟快要爆炸為止。這時我就會感覺到,媽媽在我胸口大力敲著。」-- 《小傷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