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3日 星期四

我不用動物的「牠」

小鬆離開後,我用臉書訊息和寫卡片的方式,通知了她的朋友和獸醫們,
感謝他們在小鬆短短的13年又2個月的照顧和關愛。
去年老憂過世時,我也做了同樣的事。這幾天有幾個同樣有養貓狗的朋友們寫簡訊和email來關心。
我真心感謝。

在編輯《為什麼貓都叫不來》時,曾有人問我說小黑和小嘰嘰要用動物的人稱代名詞「牠」嗎?
我說當然不。一定要用「他」和「她」。
他們來到了我們的生命,加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他們對我們來說,是生命和生活的一部分。
但,對於他們來說,我們卻是他們生命和生活的全部。
是無可取代的家人,這樣簡單的關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