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 星期二

陽光燦燦



聽說陽光正好的日子只到週一。
中午時,我獨自帶著ipad和iphone到已經長滿綠葉的櫻花樹下坐著。
我在陽光下看著ipad裡面的資料,顯得吃力,索性關上,好好享受片刻的寧靜。

很多年前,我和兩三個比較要好的同事,中午時總是到附近的「爵士咖啡」坐著聊天,那時的我,剛進出版沒多久。那時的我,有著可以一起享受中午咖啡時光的同好。後來「爵士咖啡」消失了,我們常常在有陽光的日子裡,買杯咖啡,坐在石頭椅上聊天。那時的我,總喜歡抬起頭看著鄰居陽台種的花花草草,看著人來人往的上班族。

不知道從什麼開始,中午時,我變成一個人的時光。
有時,我白天走進辦公室,走出來時,天滿是黑。
有時,我會去附近的瑜伽教室上課。
有時,我會到附近,洋基隊隊長基特當店長的可愛咖啡廳,坐著看日文或韓文,而我的好朋友基特則會坐在椅子底下呼呼大睡。
更有時,特別是有陽光時,我會去買杯咖啡,坐在昔日和好友們一起坐著的石椅上放空發呆。

星期一,中午的陽光燦爛。暖暖的照著我。我獨自品味著往日的好時光。
星期一,下午下起了超大雨。我在辦公室,聽著雨聲,對著電腦,一一檢查這幾天積壓的郵件。
星期一,晚上時雨停了。我和以前一起喝咖啡的老同事,原本要去羅斯福路上的小酒館,未料卻撲了空,大門深鎖。

下過雨的夜晚,顯得有點涼意了。
我們帶著疲憊,走了好一段路,最後因為老是想念墨西哥,所以去了「佬墨的日出」,吃了墨西哥捲餅,喝了杯很甜的Tequila Sunrise。

因為想念,陽光灑在身上,就是了。
因為想念,光是吃到食物,就是了。
因為想念,其實只是一陣風吹來,就是了。
想念,很深。因為無所不在。


2 則留言:

  1. 第一次去佬墨的日出,大概是1992吧. 那時立志有計劃地嚐遍台北的異國美食. 味蕾練出來了, 荷包完蛋了. 雖不常去, 天花板的玉米, 黯淡燈光映照著牆上仙人掌壁畫的景象, 依然鮮明. 那時的自己, 想像不到今天的自己會與墨西哥捲餅店比鄰而居. 也想像不到, 某些方面, 原來多倫多跟台北是如此相似的城市. 回憶是我們真正僅有的資產, 想念, 更是我們的低調奢華哩.

    回覆刪除
  2. 多年前,幾個朋友說要來個異國美食的聚會,所以第一次去了佬墨。很相似的經驗呢。也沒想過,有一天會去了墨西哥旅行。緣份有時就是這樣特別。回憶,的確是這樣,有時不經意的一些舉動,會讓我們想念很久很久。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