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日 星期四

微笑的臉




在夜深之前,我又去大安森林公園跑了一圈又一圈。
因為一連好幾天濕濕冷冷的雨日,公園顯得冷清。
我聽著愛戴兒的歌聲,跑著。

我想大哭,又想要自己保持微笑的心情。
人有沒有這麼矛盾的?

大安公園,人少時,一種特別的安靜。
我喜歡在跑步或是游泳時思考。
那是我生活的一種心情轉換。
不管是要提案時,或是面臨人生的另一種抉擇時。
來來回回的往復,讓我深刻思索。

有人說游泳很無聊,也有人說跑步很無趣 。
但我,自得其樂。
因為這時候,我只有一個人,安靜,不受打擾地思考著,思念著,傷心著,執著著。。。

有時候,我想去無人的山上,大喊。
有時候,我獨自在黑漆漆的屋內,大哭。
更多時候,我面對著電腦,安靜地發呆沉默。

耳機傳來愛戴兒渾厚感性的歌聲,傳來runkeeper的每五分鐘慢跑結果。

生命啊,她不管你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她依舊照著原來的步伐前進著。
而我,渺小的自我,在這漆黑無月亮的夜裡,跑著,心跳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