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4日 星期三

夢境

夢,我們總是想透過夢境,了解什麼。
我想起了「全面啟動」,想起了保羅奧斯特的書。

那夜,我夢到即將出國的自己,發覺有人跟蹤著自己,我緊緊抱著信三郎布包,深怕裡面的東西被歹徒扒走。我走過擁擠的人群,還是緊緊地,守著布包。緊緊地,我不敢大意。
我偶爾偷偷看著自己包裡的東西。呼,一樣都沒少。
但等到到機場check in時,我尋著agnes b的白色長皮夾,裡面放著我的外幣和護照,但遍尋不著。
是誰?是誰趁我不注意時拿走了?
而我,即使是這樣小心翼翼,卻還是被困住了?
我,是隻被困住的鳥。
困在自己的夢境裡。

1 則留言:

  1. 夢是另一個真實, 是妳我的另一個分身. 它希望從這段情緒的波動中離開, 到陽光溫暖的國度. 其實沒有真正的困住喔. 心是妳的, 沒有界限能困住心的, 更不會有人能偷走它的.
    回去後, 閉上眼, 坐在老憂身旁. 輕輕撫著牠的頭. 閉上眼, 回憶陽光灑在妳倆身上的感覺. 風帶來八重櫻的淡淡香氣, 老憂的溫暖會帶妳回到記憶中的陽光國度...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