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3日 星期四

關於記憶,關於音樂

前兩天老同事來找我聊天,他談到之前翻譯某本書時,他剛養貓。
於那本書的記憶盡是那隻頑皮小貓的故事。

今天下班坐捷運時,我更改了散步時常聽的專輯,臨時決定聽林宥嘉的「感官/世界」和「美妙生活」。
音樂一流瀉出來,馬上把我帶回四月在倫敦的時光。
因為那時的春天如冬天般寒冷,我沒開會時就會待在屋內。
為在歐洲的時間長了,很久沒人跟我說中文,我深刻懷念母語,拚命尋找存在iPhone中的中文歌。
聽來聽去,還是只有林宥嘉和鄧福如的「原來如此」好,所以每天不管是開會前的早餐或是夜晚,我一遍又一遍地聽著身邊僅有的這幾張專輯。

那是關於我對於母語懷念的回憶,對於寒春的倫敦的回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