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 星期三

面對電腦說自己

為了方便管理朋友的網站,沒有看部落格習慣的愛米粒,突然努力搜尋好友的部落格網址,然後順便瀏覽一下大家的近況。

發現有人的愛貓兩年前車禍過世了,度過了很長的療傷期。
發現同樣喜歡芭蕾的朋友最近扭傷腳了,因為不能時常上課而沮喪擔心著。
透過他們的部落格,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經歷著或經歷過什麼樣的難處。

我陷入了一種挫敗。

以前時常書信往來的朋友,卻因為網路的出現,只是丟給你一個網址。
如果不時常關切對方的網誌,我們便形同失聯。

今年全球在瘋推特和噗浪,說是進入了新的即時通訊時代。
大家急著現在說些當下想說的話語,但真正的心情呢?是否願意藉由這些即時通訊相互交流?

除了挫敗,對現在自己在架構的部落格,產生了疑惑。
這是我想說的,想寫的,想抒發的嗎?

很想回到沒有網路的時代。
大家靠著書信的往來,訴說著彼此的心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