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6日 星期六

《外島書》讓我想青春時代的好友們......

我沒當過兵,也沒有等待過當兵的男友退伍歸來,更沒經歷過兵變,對於當兵的故事,是從當兵的哥哥和朋友那邊聽來的。當兵的故事,對這樣的我來說,是遙遠而陌生的。《外島書》--意外地讓我想起陪我度過青春歲月的那群伙伴們。如同這本書帶給我的,我彷彿再度重遊了讓我又哭又笑的純真年代。朋友問我,這本書哪裡感動你啊?我說:當他抽中外島簽忍不住大哭時......當他媽媽說:再拉拉她的手啊......當我看介川龍之芥的〈蜘蛛之絲〉,大家都想抓到那根銀色發亮的蛛絲往上攀爬......當我想起薛西佛斯的神話,他搖搖晃晃試著扛起五十公斤的水泥,爬到斜坡的那端......當《白鯨記》的亞哈船長,訴說起他長達七年的初戀故事.....當我看到沾著血跡的信上寫著:「你說,海裡的鯨魚會不會流淚?」「會的,否則海水怎麼會是鹹的......」《外島書》何致和 著,寶瓶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