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6日 星期六

回到十七歲

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二十年,我看了公共電視播出的「坦克車前的年輕人」,一樣的震驚。

高二那年,我穿著制服和同學熱血沸騰地參與支援天安門廣場學生的遊行與靜坐。
我們從學校出發,中間經過國父紀念館,最後到達了中正紀念堂(現在的自由民主廣場)。
滿心以為可以高談對民主自由的想法,卻發現這只是政黨在操控學生熱情的活動。

20年過了,中國改變了多少?而台灣又改變了多少?

關於對六四的記憶,又是薄弱又是強烈。

就這樣,我回到了十七歲。

那年的我,不知生出了什麼樣的勇氣,想要抵抗現有的體制。
那年的我,不是現在的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