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星期二

請到長安東路

上週日本友人來訪,我特地找了家好吃的台菜小館茂園。
坐上計程車時,順口地說出:「請到長安東路。中山女高附近。」
我自己楞了一下。

公司離自己當年的高中那麼近,第一次心裡有這樣的震動。
高中畢業後一年,參加了學妹的畢業典禮。
那是唯一一次回到學校。
轉眼間,也過了這些年。
這麼多年來,公司和學校的距離,只有十分鐘的路程,卻是那麼遙遠。
每每坐計程車經過時,總是靜靜地看著她的圍牆。
當年的高牆,變得如此地老舊。
超過百年歷史的學校,保有我三年的青春。
我好想進去走走,卻又怕極了過去的回憶一下全部湧上。
可以承受嗎?
過去那樣的悲傷。
有時在捷運上看到白衣黑裙的學妹,很難想像,自己曾經那樣的青春。
很難想像,我可以走過那樣的歲月。

當年是三姨丈騎著機車載著我去報到的。
那時姨丈滿是開心驕傲地載著我。
我們大老遠地從中和到了長安東路。
姨丈路上卻也不知為何閃了神,走錯了路。
姨丈,那時在想些什麼呢?
前幾年中風了的姨丈,是否記得當年事?

報到那天,第一次踏進中山的校門。
拿到白衣黑裙綠書包的興奮,至今難忘。
那時的我,天真的以為一切都會很順利。
做慣優等生乖乖牌的人,好不容易擠近了一個盡是優等生的地方。

進入校門左手邊的那一整排槭樹,是否依然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