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好個風度翩翩

島田先生今年已經來台第二次囉。
看到自己兩年前寫的文章,挺有意思的。

2007.04

超人氣的島老師才一離開台灣,我就得乖乖地坐在電腦前寫邀請作家來的甘苦談,突然覺得自己好命苦啊。

邀請作家來其實是件最有意思的事,再多的麻煩事都是值得的。再來就是我們每次邀請來的作家人都超好,跟作家在一起,一點都不苦,只有作家離開時,皇冠的工作人員心裡就覺得很失落,捨不得啊。

但,總是有辛苦的一面吧,要不然讀者會覺得皇冠的工作人員老黏在他們的偶像旁邊,只有讓人忌妒的幸福。

負責邀請作者來的我,最辛苦的就是跟出版社和作家來台前的溝通工作,到作家來時善盡隨行人員和阻擋失控書迷的責任(不過我們的讀者都超理性,除了會對作家大喊我愛你之外,還沒出現任何嚇到作家的舉動)。而企劃部的辛苦簡直就是乘以好幾倍。從事先的活動發想安排到媒體聯訪、專訪的聯繫工作,到最後作家來時還得負擔讀者參予是否踴躍的責任,天啊,這時候心臟和耐力如果不夠的話,早就在作家來前就昏厥不振了,哪有可能在活動的每一天以最美麗的笑容迎接作家和讀者。

回想到綾行人來台時,講談社總共出動了四個人隨行,讓我們對日本出版社的慎重,大感佩服。綾老師的行程安排事前工作花費超過七個月的時間,每個行程安排和媒體採訪,日方都會做很詳細的詢問,然後再跟綾辻老師確認行程安排是否可以。夜貓子的辻老師來台時我們從中午活動採訪陪到半夜,精神可是越晚越好。也在這次的經驗體會到日本編輯的辛苦。

美國的推理大師迪佛隻身來台,像一個習慣飛行的獨行俠。做任何事都有條不紊,來台的一路也隨時在創作。我們得學習何時該和作家聊天,何時該安靜讓作家思考寫東西。

老師這次來台,除了光文社兩個左右護法,還加上三個超級日本島田迷,其中宮田先生已經七十歲了。每一場活動他都沒有缺席,回飯店晚上還繼續閱讀,這樣的超級推理迷,真是出版社的幸福,呵呵。

我仔細回想了到底我們是何時開始籌備島田老師來台的活動? 哇,原來是超過八個月以前的事(實際起始日不可考),島田老師的行程從今年的三月後來改到四月。中間前後後的信件往來,好像可以做一個特別檔案了。

為了島田老師來台,我和公司的企劃同事,趁著去東京員工旅行的時候,放棄剛進去沒多久的迪士尼跑去和光文社和講談社的編輯們碰面,他們很認真的把島田老師的一些個性和喜好跟我們說(比如說喜歡吃海鮮啦),最後講談社的編輯跟我說島田老師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風度翩翩」。他還補充說,所有見到老師的人不管男生女生,都會愛上他。係金耶嗎!?我看著島田老師的書,還有每次老師對媒體提問詳盡的回覆,對島田老師產生了很多的問號,到底島田老師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咦,我好像離題了,我不是該寫甘苦談嗎?怎麼好像要開始寫老師不為人知的一面,哈。

島田老師活動結束後,他和光文社的兩個人歡歡喜喜地去中南部旅行,負責他們所有大大小小行程安排的我們,只有帶著羨慕眼光護送他們去坐高鐵(不過還陪坐了一小段到了板橋)。回到公司工作時,旁邊擺著老師的行程表,心裡想著:「啊,他們現在已經在遊日月潭了吧。」沒多久,又想著:「他們應該從集集出發到台南了吧。」晚上加班時,收到他們的簡訊說:「我們現在要去吃台南度小月了。現在還有高鐵嗎?妳可以馬上搭高鐵下來唷。」他們一路的旅行,我們心裡都默默地陪伴著,幾度想衝去搭高鐵,卻還是被眼前的工作給壓下衝動的情緒。

「我超喜歡台灣的,下次還想再來。」每次離開台灣的作家,都會這樣跟我們說,這就是我們最大的滿足了。邀請作家來台,不僅是為了讀者、為了新書宣傳,也是為了國民外交耶。呵呵。島田老師信誓旦旦說,他會再來,但忙碌奔波在LA和東京兩地,習慣到世界各地旅行的他,58歲第一次來到了距離日本飛行距離只有兩個半小時的台灣。我問老師說:「為什麼他到那麼多遙遠的國度旅行,就從來沒有想過來距離這麼近的台灣呢?」他沈思了一下子,想了想,回答我:「因為距離太近的關係吧。」島田老師一直跟我說,他沒想到台灣的人這麼好,台灣的女性這麼的開朗優秀,這次的台灣之行,可愛的推理迷和開朗的皇冠眾家姊妹們,讓島田老師留下深刻的印象。

關於島田老師的密辛?喔,這不在這次的邀稿範圍,接下來,我們又得乖乖低調的退居幕後,思考下次要邀請那個作家來台,才會符合書迷們的期待,呵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