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孤獨的城堡


城堡的主人,只有在週末回來。

主人一離開,管家成了城堡的偽主人。

她統管這裡的一切,園丁、打掃的太太、守衛,全都在她的管轄範圍。

她負責打點所有來訪客人的食宿,她看著客人愉悅的表情,似乎是對這城堡最大的讚嘆。

當所有客人離開,甚至是其他在城堡工作的人離開時,

她孤獨一人,守護著這個安靜又高貴的城堡。



當初為了在異鄉打拼賺錢,帶著點浪漫思想,遠離親愛的家人,來到了這座城堡。

白天時,她忙碌於城堡的一切瑣事。

當夜晚降臨,城堡只剩她一人守候時,沈重的孤寂感籠罩著她。



她問:如果是妳,會想一個人住在這城堡嗎?

我搖搖頭。

這裡很美,但畢竟不是我的歸所。

她看著毫不猶豫這樣回應的我,苦笑著。



城堡有著很大的花園。

我跑著,走著,夏末秋初的風,徐徐吹來,傍晚時偶爾帶著點涼意。

冬天很快就要來了。

前一天有個法國友人問說:台灣有冬天嗎?

她喜歡帶著寒意,有雪的冬天。



城堡的管家,最怕的就是冬天。



冬天時,天亮的很晚。

傍晚時,天就黑了。

冷冷的冬天,除了週末會到訪的主人外,週間沒有其他的客人。

有時長長的寒冬,就只有她一人,獨自。

冬天的寒冷,冷到她的心中。

家鄉孩子的笑容,親友的溫柔,讓她好想好想回家。



終於,下個月她要坐著火車,然後到巴黎戴高樂機場飛往久違的家。

她溫柔的主人跟我說:管家要回家探親一個月,這下城堡要孤單了。

主人細心的幫她檢查機票、查詢從城堡到巴黎的火車、從巴黎市區到機場的巴士。



總是出國前一天甚至當天才打包行李的人,默默地看著她離出發還有一個多月就開始打包的行李。

我說:巴黎的機場巴士,買來回票比較便宜喔。

她淡淡的說:也許不回來了,先買單程票吧。



我搭著一早的火車,離開城堡。

本想在離去前,打開窗再看看大草坪,看看庭院的大樹。

算了,天還好黑,即便打開了窗,還是一片黑。

我望了望窗外,天什麼時候會亮呢?

管家說,她夢到了自己在家鄉的床上醒來。



接我的車子,往城堡大門駛去。

城堡的大門靜靜地展開。

管家的手,揮啊揮。

她說:

希望能再見到面啊。

希望會是在我的家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