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3日 星期四

魔幻與寫實之間

前兩週企畫部的同事說,寫篇東西介紹一下在日本的「島田莊司展」唷。
因為展覽已經進入緊鑼密鼓的最後階段,大家常常是擔心地睡不好,忙到頭發脹。
今天上午,我從文件堆裡挪出空間,接了同事的電話。
正在寫信跟日本溝通展覽的事,一時之間,沒腦子寫新的東西。

下午同事接到從北京打來的電話,是入圍「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前十名的作者老公打來的。
他說他老婆非常想來參加九月四日的頒獎典禮和參觀「密室裡的大師--島田莊司的推理世界」特展。
但因為她的工作跟文化研究有關,申請來台的時間需要兩個月,恐怕來不及參加,所以希望他來代表,感受一下頒獎典禮的雰圍和體驗我們的展覽。
掛上電話,我滿是感動。

為了小說獎和展覽,公司上上下下忙了快兩年的時間,眼看著展期就快到了,忙到都快爆腦爆肝了,還得擔心訊息無法廣為傳遞出去。

前幾天晚上,島田老師在東京和幾個書迷朋友聚餐,我特地打了通電話過去,溝通展覽的事情。
那時我在捷運月台,混雜著捷運的開門關門鈴聲和東京餐廳的吵雜人聲。
我隱約聽到島田老師和其他朋友說話的聲音。
有種很魔幻的不現實感。
這一切就像是我們的小說獎和展覽。

前年秋天,知道島田老師在故鄉福山辦了第二屆的「島田莊司展」。
雖然無法參加,但是老師和其他的日本朋友很熱情地把照片傳給我們看。
那時,我們單純地想,如果台灣的讀者也可以看到這個展就好了。
在那個同時,島田老師也應福山市政府的邀請,辦了「薔薇之町福山推理文學新人賞」。
我們又單純地想,如果我們可以找島田老師來辦個華文的推理小說獎,就好了。
就這樣,開啟了我們魔幻的小說獎和展覽籌備之旅。

其實,這一切,現實到一點都不魔幻。
想像跟現實,真的是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距離,我們一路探索,走到了現在。
從原先將近兩年的籌備期,到現在只剩下一個多月的宣傳期,感覺好像有人故意調快了時間,催促我們抵達終點站。
從魔幻到寫實,我們的努力就要實現了。
結果到底會如何呢?
說真的,連我自己也超期待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