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第一次,我看到自己在鏡中的真實

昨天跳著芭蕾,我看著鏡中的自己。
第一次,我喜歡起跳著芭蕾的自己的樣子。
一時興起,學起芭蕾,已是將近三年的事。
芭蕾舞的教室,總是有一面巨大的鏡子,要我們隨時看著自己舞動的身影。
第一次看到自己甚是不完美的身材比例,有種想藏起來的羞愧。
每次的練舞,即使是面對鏡子,我也選擇遺忘自己的樣貌。

第一次,我看著自己,喜歡起自己穿著芭蕾舞衣,挽起頭髮,汗流浹背跳著舞的表情和姿態。
打從心底,有種舞動的雀躍。
開心自己跳芭蕾舞這件事起來。
走在回家的路上,聽著ipod,不斷地重複老師剛教的舞步。
在學芭蕾舞之前,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學芭蕾這件事。
小時候,家裡光是憂慮學費,就夠張羅了,哪有可能像同學或鄰居小朋友學鋼琴、小提琴、芭蕾舞。
小時候,我的生活裡,只有小說和漫畫,和自己編的紙娃娃和芭比娃娃的故事。
從沒聽說過,喜歡書和編故事也是一種才藝。
沒想到,長大竟可靠著小時候唯一的嗜好工作。
這種意外的幸福,是最大的快樂。

第一次學什麼,是高一的那年。
我用好不容易存到的零用錢去上了直笛課和國畫課。
每個週末,總是裝模作樣地帶著裝著長短直笛的黑色樂盒去上學。
下課時,在教室煞有其事地練習起國畫。

某天,上直笛課的途中,遇到了色狼,青澀的心靈受到驚嚇。
上課時,又被老師愛錢的樣子所感傷。
就這樣,斷了我短暫的直笛生涯。

從小以為是個有藝術天分的人,自己跑到台北火車站的勝大莊學國畫。
跟著一群要考美術系的學生上課。
有一天老師問我:「妳的志願是考哪一間學校的美術系?」
我愣住了。
從來沒有這樣念頭的我,開始懷疑自己學畫的目的。
找不到答案的少女,放棄了從小立志學畫的憧憬。

大三時,以為第二外國語可以修到法文,便開心地去校外的日語教室學起日文。
想學法文的同學大爆滿,跟助教關係交好的我,只好答應把機會讓給其他同學,選擇日文。
喜歡法國電影、法國小說、喜歡到法國旅行。
學法文的念頭,在腦中從未間斷。
終於在記憶力開始衰退的年紀,學起法文。

從小,沒有運動習慣,總是在體育課裝病,裝mc,沒喜歡過運動的人。
畢業後,開始過著喜歡運動的健康人生。
游泳、瑜珈、皮拉提斯、肚皮舞、芭蕾、單車......
最近同事又說要一起學熱舞。

昨天,第一次,面對芭蕾舞教室的那一大片鏡子,我認真看著自己的樣子。
想起我這些年來,努力學習父母學校沒教過的事,努力摸索尋找自己喜歡的事物。
想起那些陌生的接送小朋友上芭蕾的家長的身影。
那是我這輩子沒有過也不可能有過的經驗。
沒人要我去學什麼,沒人期待我成為什麼樣的人。

但,我就是我,而我喜歡這樣的自己,這樣的人生。

2 則留言:

  1. 哇你也在學芭蕾喔
    我都不知道耶
    (我是三年前你的同事啦~~)

    你在哪裡上課啊?
    我在台北車站某一家上課,
    我學了一年多,跳得很爛啦~~
    哈哈哈~~

    回覆刪除
  2. 我本來在東區上課,現在在公司附近喔。妳是?很開心妳跟我一樣在學芭蕾耶。我跟妳一樣都跳得很爛。呵呵。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