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很久很沒有收到信了......

唸書的時候,總是會期待郵差的到來。
那時家住在公寓的一樓,我還特地去買了個綠色的信箱,等著郵差送信來。
有一次看到「哆啦A夢」(以前叫「小叮噹)中大雄的媽媽在門口收完信,走到客廳後便嘆了一口氣說:「唉,到了這個年紀,就只會收到帳單和廣告單了。」
那時年紀還小的我,心頭一驚,當大人這麼悲慘嗎?太恐怖了。

我早就忘了有多久沒有等郵差送信來的心情了。
除非是上網買了什麼東西,會期待宅急便送貨來。
我的信箱除了一年難得幾張明信片,就真的跟大雄的媽一樣,只有帳單和廣告單。
但絕對沒有跟大雄的媽一樣老啦。
是因為網路時代,大家都用email的關係唷。(千萬別懷疑!)

在公司,我算是電子郵件、實體郵件、包裹最多的人之一。
每天總有一堆看不完的電子郵件;常都在拆國外寄來的書訊、合約、樣書。
以前公司總有看不完的樣書,但現在因為大家都用email傳送書稿、書訊、合約,這兩年實體郵件又明顯地減少許多。

打開電子郵件,收信看信。
打開電子郵件,存取書稿、書訊、合約,然後列印。
如今有了電子書的閱讀器,這幾個月,我似乎只列印過一份書稿,因為那是本圖文書,檔案過大。

最近常聽到關於電子書的事,有人說也許有一天,傳統的書本會大大地減少,甚至消失。
年輕的一代,就像是我姪子那一代,他們是一出生就有了電腦網路的時代。
更年輕的一代,他們可能一出生,就是人手一台電子書的時代。
那時候,他們非但享受不到收到實體情書的感動,更享受不到在書店觸摸到新書味道、看到書封文案的感動。
他們的家,沒有一排又一排的書櫃,擺放著不同年份出版、不同時期閱讀購買的書。
想到此,我紅了眼眶。
我多麼希望那一天不要來臨。

記得我剛畢業當背包客到歐洲旅行時,因為很窮,沒錢買什麼伴手禮。
最喜歡逛的地方,就是二手書店和文具店。
我觸摸著因年代久遠發黃的書頁感動著。
我挑選著可愛的紙製品想著送給家鄉的好友們。
那次的旅行,沒有網路、沒有手機、沒有數位相機。
一趟旅行下來,我寄了好幾張明信片回家、用掉了好幾張電話卡、背包裡只有幾本二手書和一台單眼相機。

我懷念著那樣簡單的日子,可以安靜地旅行、安靜地拿著書在火車上閱讀、安靜地在咖啡廳寫明信片、安靜地按下快門,期待回國後洗成相片的驚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2018. 08. 26 滿月,在北京

多謝兩位第一次到北京的日本友人,讓我有機會像個觀光客一樣,再度好好體會這睽違七年的北京。 上午我們包車前往慕田峪長城,坐纜車上去,走了好一段每次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的長城後,再坐滑道下來,非常新奇的長城經驗。下午塞車回到市區。梳洗後我們去做了腳底按摩,然後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