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日 星期四

少了麥可的世界


麥可傑克森走了。一個離我們很遠的巨星。

從有記憶以來,他就一直存在,如今離開這地球,有種奇妙的感傷。
沒有童年、沒有青春、受到父親虐待的麥可。
走的時候,最是傷心的是他全球廣大的歌迷。
他的舞步和歌聲,伴隨著無數人的青春。
麥可的離開,也代表我們那一代青春的逝去。

我想到了他的那首歌「childhood」。
在一堆負面消息傷害他的同時,我們是否瞭解到真實的他?

新聞中,他的媽媽只是急著打電話給麥可的貼身保母詢問麥可現金存放的地點。
他最恐懼排斥的爸爸, 而是虛假地應對媒體。
真正在乎麥可的,竟是從未有機會認識麥可的廣大粉絲。
一個弔詭的人生。

同事說,我們就當他被火星人給綁架了吧。

這輩子最貼近麥可的一次,就是我們出過一本書,叫做《天啊!我們讓他的頭髮著火了》 (Then we set his hair on fire)。
裡面提到麥可傑克森26歲時幫百事可樂拍的廣告,那也是麥可的第一支廣告。
他們在拍攝的過程中,意外地讓麥可的頭髮著火了。
(後來有新聞說,麥可因為當年的傷口,持續吃著止痛藥。)
當初覺得很老派的封面,現在意外有種紀念麥可式的復古風。

麥可過世的新聞出來時,報導了麥可的生平大記事,除了他的月球漫步、機械舞之外,竟然出現了那場頭髮著火的畫面。
我非常地驚訝,有種「啊,原來,這就是我們書上描述的畫面。」
我在youtube搜尋著百事可樂的廣告,懷念麥可。

麥可過世的第二天,向達倫在他的部落格寫了篇文章「Thrillerless」。
我們從來都不是麥可的粉絲,但我們的青春歲月裡,都有著麥可陪伴。
他的離開,讓我們意外自己的悲傷與失落。
我看著向達倫的文章,想到我在台灣他在愛爾蘭,但我們對於麥可,確有著同樣的記憶與心情。

麥可的友人曾經問麥可:「你孤單嗎?」
麥可停頓了十秒鐘,看著他說:「是的,我很孤單。」

少了麥可的世界,我們也會很孤單吧。

3 則留言:

  1. 朋友紛紛跟我說道對於麥可的離開的難過與不捨。
    大家想到的是自己的青春,竟然跟麥可連結這麼深
    所以感傷了起來。
    麥可的離開,帶給大家意外的悲傷,這或許也是對他的愧疚。發現他帶給我們這麼多,我們卻集體傷害了他。
    是這樣的心情吧。

    回覆刪除
  2. 麥可的友人曾經問麥可:「你孤單嗎?」
    麥可停頓了十秒鐘,看著他說:「是的,我很孤單。」
    也許離開對他來說是好的,在另一個世界裡,也許會有更多溫暖與單純的情感。
    我們一起為他祈導吧。
    He deserves better life, right?

    回覆刪除
  3. 今天看著一分半的演唱會彩排、商業週刊的麥可報導,還是忍不住落淚。似乎是有點失控的情緒。yes, he will have a much better life in heaven.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