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驚悚故事背後的真相


同樣是週二下著雨的夜晚。
我撐著傘走在中山北路的街頭。
剛出戲院的我,還沒法從電影「龍紋身的女孩」的震撼中抽離。
在國外一個人習慣了,獨自在台北看齣電影似乎也不那麼稀奇。
但這電影果然如德國每日鏡報寫的:「如坐針氈的戰慄、令人摒息的一部片!」

在決定看電影之前,我就放棄了先看書的念頭。
決心忘記所有一切對書的已知內容,除了作者的傳奇背景。
記得去年在法蘭克福書展參加Cutting for Stone作者Abraham Verqhese的全球出版社餐會時,
我隔壁坐著北歐某出版社總編輯。我們聊到目前的書市。
她說以前瑞典的暢銷天王是「賀寧‧曼凱爾的作品」,但史迪格‧拉森的《龍紋身的女孩》一出版,馬上就變成拉森的天下了。
記者出身的史迪格‧拉森是在即將完成三部作品時,才開始投稿,卻在書出版前心臟病病發辭世。史迪格‧拉森的傳奇故事,從二00五年書出版至今,早已傳遍國際出版界。
而我,只知道拉森的故事,卻遲遲沒翻開這部作品。
但,終究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意外地闖入正義記者麥可和女駭客沙蘭德的故事裡。

電影一開始,螢幕暗了下來,一行字映入眼簾:
「瑞典有18%的女性曾一度遭男性威脅。」
這部電影要傳遞給觀眾的訊息是什麼?
記得前不久有個作家朋友問我:「聽說歐洲有10%的女性遭受過親人的性侵,妳相信嗎?」
10%的數字,就夠讓人震驚的,這部電影一開始打出的18%讓我開始冒冷汗。
一直以來,我相信的具有美麗歷史的歐洲,似乎因此蒙上了一層陰影。

朋友看了書後,小小聲的問我身高體重。她說書裡描述的沙蘭德身高154公分,體重42公斤。
電影中的沙蘭德,跟書中一樣胸部平坦,但似乎沒能那麼嬌小。
莎蘭德的形象,冷漠、聰明,又有膽識。
我肯定成不了莎蘭德。

瑞典的冬天,零下二十度,外面積著厚厚的白雪。
在豪華別墅,溫暖火爐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故事。
我獨自坐在戲院的第三排正中間,在前方和左右都無人的狀態下,摒息著,想要瞭解真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