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

祝親愛的松鼠妹生日快樂!


松鼠妹十歲生日囉。
這幾年她老是喜歡窩在我的筆電前面睡覺或是喵喵叫。
在寫稿看書的夜裡,習慣有著松鼠妹陪伴的生活。

小時候,是怕貓的。
右邊的眉毛少了一截,是因為鄰居小朋友為了抓貓,不小心將同樣幼小的我,從二樓推下了一樓。即使多麼不擅化妝,也不忘遲鈍地將眉毛缺的一角補上。每次畫出的眉毛形狀是那樣不同。

長大後,雖不怕貓,但總是有點距離感。
多年前,興起了養貓的念頭。
沒想到同學熱情地幫我宣傳了起來,在毫無心情準備之下,在某天夜裡,帶著四個月大,本來叫做「阿秀」的小貓咪回到了租屋處。
就這樣,松鼠妹離開了山上自由自在的生活,跟著我到了城市長久居住著。
一開始,在十坪不到的小小套房,養著小狗和小貓。
每天,他們只能跳到小套房唯一的窗景看著外面。


為了小狗小貓,我們找了間有個十坪大露台的小套房。
一個內部和露台幾乎一樣大小的套房。
記得房東說,大部分來租屋的人一看到這麼大的露台,臉都愁了,但只有我們是如此開心雀躍。
天氣好時,會讓他們兩個在露台散步、曬太陽、追小鳥和蝴蝶。
但臺北下雨的日子總是多,有時,他們兩個會窩在落地窗前望著露台的世界發呆。

這幾年,搬到稍微大一點的地方,又養了隻黑貓,但松鼠妹不再喜歡跳到陽台看外面,也不喜歡到處跳上跳下,反而老愛窩在書桌前打呼睡覺。

動物書上寫著,搬家時要注意小狗小貓的心情轉變。
每次的搬遷,總是緊張著他們會不會不適應新環境的生活。
這十年來,我習慣了貓咪在耳邊喵喵叫,狗狗在腳邊汪汪叫的生活。
是他們馴養了我,一個不習慣被依賴的人,在不知不覺中,依賴著小小的生命。

我親愛的松鼠妹,祝妳生日快樂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