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因為我是,臺北人


跟在巴黎短暫居留過的好友聊著巴黎。
好像很遠的距離,但,卻是那麼熟悉。
我們都同樣想念著巴黎。

想起了巴黎出版社的朋友跟我說話時,總會口頭禪的說:我們巴黎人如何如何......
但,這樣的巴黎人,來到了台北一次,竟然義無反顧地愛上台北。
在巴黎街頭的咖啡館,她興奮地說,想念台北的一切。
從台北回到巴黎時,看到灰撲撲冷颼颼的巴黎時,她嘆了氣,好想念台北。
我聽了是滿滿的感動。
老實說,我在台北居住久了,也總習慣跟老外說:我們台北人如何如何......

最近去巴黎和一個非洲作家在某個場合天馬行空聊了起來,他說有個學生推薦他看了:《孽子》。
他開始想像新公園的樣貌。
隔壁的台灣友人聽了說,現在已經不是「新公園」了,是「二二八公園」。
非洲作家似乎有點失望,他研究了老半天的公園竟然改了名。

每次在國外,提到台灣,提到台北,總是引起一陣鄉愁。
台灣的美食、蔬菜、水果,台灣的便利,台灣人的親切,一下子,全部湧上來。
若我在海外居住久了,肯定眼淚馬上落下。

當我們習慣居住在一個城市久了,有時我們會忘了她的好。
等我們遠離,難以舊地重遊時,我們是無限感慨。

總是在很多時刻,我會想起白先勇的筆下的《臺北人》。
雖然有些灰色,但某些部分是那麼真實。

不管到過多少個城市,我還是最愛臺北。
因為我是,臺北人。

1 則留言:

  1. 身在上海,很快就領會台北的美好。即使抱怨著擁擠的交通、污染的空氣、沒有多少綠地可供前去,但是我總會在嘈雜中發現台北人的禮貌、生活智慧和品味(尤其是食物)。這是一個舒服的城市,儘管有點醜、有點擠,但還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