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6日 星期二

在陽光美麗時,我再訪蒙馬特



在往巴黎的飛機上,突然想再訪「蒙馬特」。
大概是因為想念起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
或是因為想起「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旋轉木馬的場景。
也許是很想再次走進電影場景中的那個咖啡館。

到過巴黎多次,但去過蒙馬特的次數卻少的可憐。
因為過多的觀光客,無預期的敗壞了蒙馬特。
那裡的街道,有點髒亂。
那裡的扒手和廉價商品推銷員,讓人卻步。
那裡所謂的藝術家,畫著品質低劣觀光客畫像。
但,蒙馬特的美,還是深植在我心裡的某個角落。

去蒙馬特的那天下午,陽光很美,天空很藍。
不習慣帶旅遊書的人,看著地圖上的蒙馬特,搭著地鐵前往。

我順著階梯,爬上了聖心堂。
旋轉木馬和街頭藝人的音樂,在空氣中交錯迴盪。
邱妙津走向死亡的激烈愛情,彷彿在我眼前展開。
二十初頭,第一次閱讀了《鱷魚手記》和《蒙馬特遺書》。
那次,我以為自己走進了卡夫卡的《變形記》,轉化成另一個世界的動物。
我似懂非懂,窺視了一個異世界的人生。
如今,重讀邱妙津的文字。
極度震撼。
因為在某些部分,我竟是如此懂得邱的悲傷。

像她這樣天才型的作家,用最瘋狂的速度燃燒著生命。
而我走了這麼多年,才爬上她的窗口,看著這世界。

作家在生命的終了後,用文字將自己的心思意念留了下來。
而我,在蒙馬特的高處,順著風,看著她可能走過的風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