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日 星期四

我們在巴黎的街角相遇


高空11279公尺,機艙外-46C
我飛離了巴黎,回到距離11684公里遠的台北。
在春天,我再訪巴黎,然後帶著靜默,我回到了台北。

有台灣朋友問我,到底去過巴黎幾次了?為何一次又一次前往巴黎?
有法國朋友問我,愛上巴黎的原因是什麼?

對於巴黎,總有種特別的情感。
陌生又熟悉。

第一次到巴黎時,是秋末冬初。
我獨自一人帶著小背包,來到了沒有朋友的巴黎。
只是因為「巴黎」是這麼根深蒂固地出現在文學作品中,而巴黎的街景是如此熟悉的出現在電影中。
第一次和巴黎說再見時,我以為那是最後一次相見了。
沒想到這幾年,我一再地重返此地。

這次去巴黎,走在街上,台灣人甚至是亞洲人都變少了。
我問J,以前不是隨處都可碰到台灣人嗎?
而我在巴黎的台灣朋友,從全盛時期的十幾人,到現在也只剩J一人了。
J說這幾年到巴黎唸書的台灣留學生似乎不多了。

意外的,我竟在這麼多年後,覺得自己在這裡成了真正的外國人。

總是覺得巴黎很大,又很小。
我來過巴黎幾次,每次待的時間都不算長,卻常會在街上遇到朋友。
有時前一天看過的陌生人,隔天會在不同的地鐵站相遇。
有種不可思議之感。

這次去巴黎,就在街上巧遇《小姐變成豬》的作者瑪麗兩次。
她笑著說:這就是巴黎啊!
原來我的飯店竟離她家只有十分鐘的路程。

瑪麗上回來到台北,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
她見到我,聊著第一次來台灣在大樓接受採訪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
地震!
她和法國編輯這輩子第一次遇到地震,不知該如何是好。
採訪她的記者很鎮定的說,你們可以躲在桌子底下。
但他們倆瞧著記者若無其事的樣子,也不好意思爬到桌子底下。
幾秒鐘的地震,對於他們來說,是一輩子的難忘。

短暫的邂逅,我們聊著過往的回憶,聊著現在的生活。

也許,如果你和我,在同個時間,在巴黎,我們也會在某個街角相遇吧。

2 則留言:

  1. 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海明威致友人

    來過幾次的新朋友
    歡迎你來我家玩:)

    回覆刪除
  2. 我很喜歡海明威這句話。我剛進去妳的格逛了。很高興認識妳。^^

    回覆刪除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