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9日 星期二

第一次出國的荒謬年代

和法國出版友人在倫敦的酒館聊天時,不知為何聊到了很多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出國發生了很多有的沒有的故事。那是我第一次出國,也是第一次到歐洲。我帶著很少很少的行李,當起了窮背包客。那次旅行,在不同的城市,遇到了許多人邀請我去他家住。有老太太、老先生、年輕留學生、中年男子......老先生要我去他家當他女兒,老太太說家裡有個跟我同年的兒子、年輕留學生和中年男子的動機就......還有旅館的人抓了我的包就跑,硬要我住到他們那邊去。現在想想,那是個什麼樣的荒謬年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