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非普通讀者

我在選小說時,常跟國外的版權說台灣讀者不喜歡恐怖的、悲傷的、不好的結局。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那是我個人的喜好。我不喜歡恐怖、悲傷的、沒有happy ending的故事。我不喜歡自己在夜裡看書的時候覺得很恐怖,看完之後因為結局太悲傷而難過不已。最終,我還是喜歡有希望的故事。先前的意見,原來是我這個普通讀者的個人意見。

而說到普通讀者,我就想到Alan Bennett的《非普通讀者》。Alan Bennett是我非常喜歡的劇作家。第一次看他的舞台劇是 The History Boy,大為驚艷。這次在倫敦時,知道他有新戲People,非常想看,但剛好最近是復活節假期,People這兩週沒有演出,實在可惜。後來退而求其次去看了以他的個人故事改編的Untold Stories. 第一段像序曲般說著他童年學小提琴的故事,第二段則訴說著他父母老年到離開人世的故事。看完戲後我和友人去附近的酒館喝了杯紅酒,然後我走過滑鐵盧橋,看著泰晤士河,回到了在倫敦眼旁的住處。在劇中,死了的父親總是出現在他和母親的對話身邊,有一次他跟死去的父親說:「把你的祕密跟我說吧,反正你已經死了。」大家都笑了,而我笑著笑著,眼淚竟然落了下來。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Alan Bennett的原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德烈.克考夫:「我自由,所以我快樂!」

等待了 26 年,終於抵達台灣!抵達當天巧遇 57 歲生日! 首位烏克蘭國際重量級小說家 安德烈.克考夫訪台! 身為一個病態的樂觀主義者,來台談文學與政治以及如何成為一個小說家 「唯一令我快樂的,就是自由,不受審查。不止是在書寫上,還有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由...